首页 作文 生活 短句 范文 应用文 故事 考试 文学 帮助

鬼故事

相关栏目: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故事 > 鬼故事

非常恐怖灵异的故事

作者:知晓 人气:181 时间:2017-05-26

  【导语】灵异故事口耳相传,造成另一种流行文化,当中不少亦是著名的都市传奇。灵异故事可以涉及人类与灵体的接触甚至被附身;又或涉及一些通灵的方法如问米、碟仙等。由于其戏剧性,灵异故事一直也是电影以及话剧的重要题材。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下面是智睿学习网小编为大家整理的非常恐怖灵异的故事,欢迎大家阅读。更多相关内容请关注智睿学习网鬼故事栏目。

  所谓的恐怖都是一些灵异,一些不合常理,一些无法解释……做好心理准备,有的故事还是非常恐怖的。下面是智睿小编为大家准备的非常恐怖灵异的故事,希望大家喜欢!

  非常恐怖灵异的故事篇一

  小于娶了小诗之后,组织了小家庭,他们都有工作,收入普通,但是两个人在一个完全属于他们的十天地之中,所能享受到的欢乐,要他们两人来说一定说不出来,一开口,想起生活的幸福,就忍不住要笑,哪里还能说得出话来。

  像那天晚上,小诗化了妆之后,年轻加上本来就有的七分姿色,就变成了十足的美人。在整个化妆过程中,小于都在一旁侍候看,每当小诗有什么吩咐,他就“喳喳”地大声答应,而且双手下垂行礼,把自己当成是清宫的太监,引得小诗格格娇笑,几乎难以化妆。等到化妆完成,两人脸贴看脸,一起在镜子前,看看镜中的自己,和自己的伴侣,都感到心满意足。而小于立刻转过头来,捧住了小诗的脸,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然后,用力吮吻他的妻子。接下来,自然是只羡鸳鸯不羡仙,闺房之乐,有甚于画眉。所以,那宴会,他们迟到的了。宴会完毕,回到住所,临睡之前,自然要卸妆(只有电视剧或电影中的女人才是盛妆睡的),小于自告奋勇:“我来帮你。”

  在小诗画眉的时候,小于也曾要“帮忙”,可是给小诗一伸手,轻轻打开了他的手,拒绝的理由是:“你根本不懂。”可是把画上去的眉抹掉,这是小于能力范围之内的事,所以小诗没有反对。

  于是,小于就把沾了卸妆油的棉花,在小诗的眉上,轻轻地抹试看。他要完成这个任务,就必须和小诗面对面,他只是蹲看,去将就坐在慌上的小诗。可是不久就觉得疲倦,所以他一把抱起了小诗,自己坐到了凳子上,再让小诗坐在他的大腿上为了有最好的面对面效果,小诗自然不能侧坐。所以,他们两人的身体接触,就充满了诱惑和挑逗性,那令得小诗忽然俏脸绯红,打了小于一下。

  开始,是小于面对镜子,小诗自然背对镜子了。不一会,小诗就娇瞠:“不行,谁知你把人家抹成怎么样了,让我面对镜子。”

  于是小于并不站起来,就坐看,转了一百八十度。当他转动的时候,小诗一直坐在他的身上,这就又带来了新的刺激,小诗咬看下唇,双眼也就水汪汪地,分外动人好看。

  小诗偶一抬头,略侧了侧身子,就看到了自己,看到一条画出来的浓眉已被抹去,一半还在,样子十分滑稽,她忍不住笑了起来。小于望看小诗,也笑。小诗笑得胸脯起伏,身子摇动,小于有点咬牙切齿,突然双手环住了小诗的腰。看来,卸妆要暂时中止一阵了!

  而就在这时,眼前突然一黑,灯熄了,收音机的悠扬音乐也停了。停电了!眼前变得漆黑,大约有三五秒,他们确然什么也看不到,可是眼睛能迅速适应黑暗,多少总有一点光亮自窗子外透进来,可以朦胧看到一点东西。小诗已经给小于搂抱得心头乱跳,全身发软,她感到小于正把她抱起来,看来,断电,正是中断卸妆去恩爱的最好机会。小诗也全然无抗拒之意,只是它是女性,小家庭中有许多事,男人不会放在心上,女性却会,像忽然停电了,停多久?雪柜里的冻鱼冻肉会不会变坏之类的琐碎小事。这种小事,在小诗的心中,也只不过是一闪即过,因为小于已在深吻它的颈,令她不由自主,气息急促。但是那也使她,有一秒半秒钟的时诅使她清醒理智,没有被小尹的挑逗行动所迷醉。所以,她看到了镜子中的情形。光线极微弱,看到的情景,也十分模糊,他在镜子中看到了她自己,可是却看不到小于!那一瞥的景象,怪异莫名:她坐在小于的身上,小于坐在棍子上,忽然之间看不到小于,看出来,她和凳子之间就是空无所有的了,她像是悬空坐看。那令得她心头陡然一凛:小于怎么会不出现在镜子之中怎么会?她用力眨了眨眼,想再看清嫂可是已经没有机会了,因为小于已把她抱了起来,一个转身,抱看她走向林,把她放到了床上。刚才镜子之中看不到小于的怪异情景,令小诗十分震撼,所以她一直紧抱看小于,抱得极紧,她不能失去小于,失去小于对她来说是绝不能想像的事,她要紧紧抱看小于,搂紧他,把他的头埋在他的怀中,以证明小于的存在。小于当然是存在的,而且,由于她异常的反应,兴奋莫名,用他灼热的唇,吻遍了她的全身。 好久,电力供应仍没有恢复,小诗一直抱住了小于,并且再和他一起在梳妆怡之前,维持看刚才的姿势,让小于替她卸妆。那时,已经点燃了一枝洋烛,在烛光摇曳之中,小诗清楚地自镜子中看到,自己是坐在小于的身上。

  然而,她又不以为自己在断电之后一刹那诅在镜中看不到小于是幻觉。她有为日记的习惯,当晚,当小于躺在林上,发出轻微的鼾声时,小诗在烛光下打开了日记簿,记下了这件古怪的事。她还这样写:“那算是什么兆头呢?天:千万别是什么不祥之兆:我生活太幸福,太甜蜜了,不要有任何不幸的事发生在我的身上!”当她写到这里时,眼前陡然大放光明,供电恢复了。小干在林上翻了一个身,小诗忙过去熄了灯。

  第二天,小诗整天精神恍惚,极其不安。到了晚上,已经熄灯睡觉了,小诗又硬将小于拉了起来,要小于抱看她去照镜子。小于累得眼睛也睁不开,和她到了梳妆冶前,小请向镜子中一看,吓得全身发麻,双腿发软镜子中只有她一个人,哪里有小于的影子!

  她整个人向旁倒,叫也叫不起来,拉得小于也几乎跌倒,等小于用强有力的手把她拉起来时,她鼓起最大的勇气,再向镜子看去,却又看到小于大是疑惑的神情出现在镜子之中。小于焦切地问:“怎么啦?”

  小诗心头狂跳,勉力镇定:“有点……头晕!”

  小于忽然大有喜色,伸手按住了它的腹际,扬眉,现出询问的眼神,小诗“坯”地一声,在小于的手背上打了下:“你才想!”

  小于睡看了之后,她在日记上又记下了刚才的事,而且加上了如下的句字:“真耽心死了,是不是不祥之兆?我害怕死了,希望什么也不是。”

  一夜不安,第二天精神不济,回到公司,被同事大大取笑了一番,同事们取笑完了小诗之后闲谈,一个提到了他昨夜看的一盒录影带,电影“天师捉妖”,那是人导演波兰斯基的名作。那同事说“我一个人看,看到老教授发现满厅跳舞的人,在镜子中都看不到,镜中只有他一个人的时候,我吓得要去照镜子,肯定自己是人不是鬼!”他说着,自以为幽默,就先笑了起来。

  小诗不由自主,打了一个噎:鬼不能照镜子,镜子照不出鬼来:人可以看到鬼,但是看不到镜子中的鬼!小诗在刹那之间面色惨白,一个女同事看到,叫了起来:“你不舒服!”小诗忽然有了要呕吐之感,心在突然而来的极度恐惧之中,会有这样的生理反应。于是,她的情形,非但没有再招来同婢反倒惹来了一阵“恍然大悟”的笑声。

  小诗在定过神来之后,不断地在想:怎么一回事?为什么在镜子中看不到小于?人不能在镜中看到鬼,那么,那么,难道……难道小于是鬼?

  当小诗想到了这一点的时候,她几乎尖叫了起来,她立时冲向洗手诅用冷水泼自己脸,好使自己从这个可怕的、疯狂的念头中醒过来。

  当天晚上,当小诗把这一切又重写在日记上的时候,她已比较镇定得多,她这样写:“刚才又拉了小于照镜子,完全可以在镜中看到他,清清楚嫂连须根都看得见。可是那两次,又不是眼花。会不会……有什么可怕的事会降临在他的身上,所以才有这样的先兆?他会死亡?会变鬼?所以先兆才会叫我偶尔在镜中见不到他?怎么办?怎么办?有了先兆,知道了会有不幸的事发生,怎么预防?怎么预防?谁能帮助我?天!帮助我!”

  小诗更不安,一晚转辗难眠,小于倒是呼呼大睡,偶尔翻一个身,就把小诗紧紧搂在怀中,小诗甚至紧张得把手按在小于的胸口,探他的心是不是还在跳动。 折腾了一天,第二天早上小于起来,望看娇颜憔悴的妻子,又是怜惜,又是责怪:“你这是怎么了?”小诗哭了起来,伏在小于的肩头上,一面哭,一面把一切都说了出来,并且提出了要求:“你……别出去,至少在家里躲上七天……或者七七四十九天,我托人去找……有办法的人替你解灾!”

  小于听得又好气又好笑,一下子把小诗的身体翻了过来,伏在林上,伸手在它的丰臀之上,劈劈啪啪,连打了三五下,下手真还不轻,打得雪白的肌后,呈现了粉红色。他一面打一面斥责:“少胡说八道,什么不祥之兆:我要是快变鬼了,我自己该是有兆头,不会你有了,我反而没有!”说着,小于双手又在小诗的身上乱抓乱扰,小诗又哭又笑,两人闹了个精疲力尽,索性不去上班,打电话请了半天假,尽情享受了一个上午。

  下午各自去上班。下班时,小于照例去接小诗,他常常迟到,捱小诗的责怪,不过这一次,倒极准时。他到的时候,恰好看到有救伤车,救护人员把刚才被一辆冒失的货车撞倒的一个女伤者抬上担架,他趋近,立即认出了双目紧闭,满面流血的女伤者是他的爱妻娇妻,是他的小诗。他嚎叫看和小诗一起上了救伤车。

  据医生的说法是:“送院途中,伤者已经不治。”好几天之后,小于如同槁木死灰一样坐在梳妆抬前,看看镜子中自己憔悴的样子。忽然之间他知道了:人不能在镜中看到鬼的影子,同样的,鬼也不能在镜中看到人的影子。小诗两次在镜中看不到他,的确是一种先兆,预兆死亡。不祥之极!

  非常恐怖灵异的故事篇二

  从小我就是听着奶奶和邻居们的牛鬼蛇神的故事长大的。所以灵怪之事也是信则有不信则无的。

  后来高中毕业就失业,什么工作也没找到。于是学了个车本,当了长途运输的汽车司机。这是个苦差事。跑到辽宁的线儿,一趟就得三四天,一个人在路上,除了窗外的风声和偶尔对面开来的汽车,什么我也感觉不到了。

  1999年的元旦过后,我记得很清楚,因为那天,我在抚顺。在汽车旅馆的房门口捡到一个小圆环。大约是银的,比戒指粗一点。一擦,还挺亮,于是就放到了上衣口袋里……

  当天开车奔了铁岭。

  天色渐暗的时候。路边有人截车,要搭一段。平时我是不会管这种事情的,这是长途车的忌讳,你知道人家是什么人呀!

  可是那天,我还是停了车。因为地下是个年轻的小姑娘,特漂亮的,老远就能看出身条不错。大家都是男人,呵呵,彼此心照不宣了。

  她上了车,就坐我旁边。这丫头嘴还挺甜,一口一个大哥的,就算绕了路我也乐意送她到家。

  聊起来才知道她是外出打工的,在外面做服务生,这不到了年根儿,要回去过年了。

  她说的地方,我是不认识的。是个小地方,下了大柏油路,又开了一小截土路才到的。村口有棵大槐树,当时差点没撞上,所以记得还挺真切的。

  她说村头数第三家就是她家了,还非让我进去歇歇。天已经不早了,我不想在这小地方耽搁就谢绝了。

  看我不肯,她就从兜里掏出了一张50的大钞,硬说要当车费。哪来这样的好事呀,我都楞了,后来她执意要给,没办法,我就收了。

  “大妹子,这太多了,这样吧,我找给你20块,这总成了吧!”

  她甜甜一笑:“成,就这么着吧,那就谢谢您了!”

  到了铁岭我带着一脸的笑容进如了梦乡。

  早上起来吃早点时,掏出钱来。不对呀,怎么有张……冥币呀。是昨天她给的50元。得,自己太傻了,我说没这种好事吧,到头来还给人家20块,真是大笨蛋!

  货运到了,我也就没事了。回来时一身轻松。又路过上次送那个女孩的岔口了。想想自己被骗的太冤了,干脆去看看她,反正才三天的工夫,看她抵赖不!

  又看到了村口的大树。于是从村口数,第三家……

  到了。开门的是个老太太。黑黑的瘦瘦的,但人还挺结实。一看我就楞了一下,嘴里还嘟哝着:“怎么的?还真的是了?”她回头去叫屋里的人,又出来个年轻的小伙子还有个老头儿。

  我还没回过神儿来,他们就把我让进了屋。

  后来才闹明白点。那个小伙子是两位老人的儿子,他还有个妹妹。一年前外出打工,后来来信说要回来过年了,大家还挺高兴呢。可是已经过了说定日期的一个礼拜了,还不见她回来,而且也没了消息。

  三天前,老太太说自己做梦梦到女儿回来了。还对他们说自己去的冤枉。又说会有个汽车大哥来找她,告诉家里她回来了。后来老太太就吓醒了。心里一直不塌实着。

  今天看到我才有点相信了。

  又拿了照片让我看,能不能认识他家闺女。我一看吓了一身冷汗。不是她是谁呀!那扬柳般的身材,那美丽的大眼睛,还有……她脖子上挂了一根红绳子,下面栓了一个银白色的圆环……

  老太太说那是女孩小时候去庙里求的。一直当护身符带着呢。

  我颤颤巍巍的拿出那个东西时,老太太和老头一下就哭了:“她一定出什么事了,这个是从来不离身的呀!”

  我开车带他们出来报了案。根据这个护身符的遗失地点,警察觉得事情应该发生在抚顺,于是又和那里的警方联系上了。我也成了监视对象,不能离开抚顺。

  其实后来事情很快就水落石出了。

  根据照片在无名尸中认出了她的尸体。而且被发现时就定论为奸杀案了。凶手是路过的长途车司机,案发的地点也就在我住的那家汽车旅店里。

  如果所有的事情都象我说的这么平常,我也许会把它当个亲人之间的心灵感应而不再理会了,可是,在我们去认尸的时候,我惊讶的发现她的左手里还握了20元人民币……

  非常恐怖灵异的故事篇三

  高明风今天赚了一笔,因为他从一个地摊上买到了一件古董,是一幅古画,画得虽然是淡笔山水,而且有些地方的墨记已经开始脱落,但是,以他在古玩界十余年的经验,一眼便看出这幅画的历史至少可以追溯到宋代,因此,无论是否出于名家之手都是绝对古董一件,更何况他仅仅只花了五十块钱而已!

  一回到家中,他迫不及待地打开古画仔细欣赏起来。

  画中描绘的是几座层叠的山峰,近处有一瀑布从半山腰飞泄而下,山下是条小河,河边则有一间小屋作为点缀。整个画面的意境还是不错的,只是没有落款和印记,这一点到是令他有点意外,因为凡画国画山水画的都会有落下自己特殊的印记,除非这是一幅尚未完成的作品!

  高明风心中一动,可惜自己对画的研究有限,改天一定要找个这方面的专家来看看,说不定还是某位大师的手稿,哈哈,那就发了!

  第二天,一大早,高明风起床洗漱完毕后,忍不住又打开了那幅画,脑子里却在思索着所认识的人中有哪一位精通绘画。

  忽然,他整个人呆住了,眼神停滞在画上,接着他快速地揉了揉眼,在证明自己不是眼花后,脱口而出:“MY GOD!”

  原来在昨天还只是幅普通山水画的画面上,多了一个人,而且是个女孩子,就站在小屋边上,几缕青丝向后飘浮,就好像刚才从小屋子里走出来的一样!

  这怎么可能?从画中的屋子里走出来一个女孩子?

  高明风用力甩了下头,或许是隔壁那个小鬼头在搞鬼吧,平时就老爱到处乱涂乱画,以为自己是个大画家似的,搞得楼上楼下没有人不头痛的。只是——如果真是那样的话,这幅画就变得一文不值了!

  “你说本来画上没有这个女孩子的?而是在你买回去一天后才出现?”高明风的老友不由大笑,“你小子是不是神话片看多了?以我半个专业画家的身份可以肯定地告诉你这是一幅完整的山水画,没有新添加的痕迹!”

  高明风并没有在意到老友的嘲笑,那个女孩子绝对是第二天才出现在画上的,这一点根本不容置疑,老友的专业也是不容怀疑,否则也不会来找他了,令他震惊的是老友居然说没有人添加过的痕迹,那就是说不是隔壁小鬼在搞鬼了,但是——究意是怎么回事?

  难道说真是一幅仙画?还是——

  然而,事情并没有因此而完结,那幅画每天都会有新的变化。

  第三天,女孩子低下头,似乎在寻找什么。

  第四天,女孩子弯下腰,右手上拾起了一件东西。

  第五天,女孩子抬头看着天,好像在想什么事情。

  第六天,女孩子转向背面。

  第七天,女孩子开始向后退,她的后面紧靠着小河。

  第八天,女孩子已经退到河里,水淹至她的小腿。

  第九天,……高明风从第三天就开始注意画中的女孩子,他每天早上起床后都会不自觉地打开画,看看画面上又起什么变化了,这些天画里面似乎发生点什么事,那个女孩子……糟了,高明风立刻从床上爬起,当他打开画时,女孩子竟然不见了,就好像从未在画面上出现过一样!

  高明风的脑子里的第一个反应是,女孩子出事了,“怎么办,怎么办……”他其实根本就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连他自己都说不清楚为何会紧张一个画中的人。

  这几天他想了很多关于这幅画的合理解释,最后给自己下的结论是,这幅画是幅魔画,画中的女孩子是个仙女,只是不知道为何被囚禁在画中,他也找了很多办法想把女孩子救出来,只可惜都是徒劳。而现在,女孩子似乎是出了状况,顿时急如热锅上的蚂蚁。

  接下来又过了好几天,高明风几乎辙夜未眠,人也变得憔悴了,可是画面依旧没有起什么变化,就好像从未发生过什么事情一样。

  怎么会这样?他就是抓破脑袋也搞不清楚究竟发生了什么事,最终还是抵不过疲劳,趴在桌子上睡着了……

  高明风做了个梦,梦见自己进入了那幅画中,可是里面什么都没有,到最后竟然迷失在画中出不来了。

  高明风一下子站起来,发现自己全身湿透,接着便大叫起来,原来刚才出的一身汗竟将桌子上的画弄湿了,如今墨汁化开,画面早已乌浊不堪,画不成画。

  高明风手握已变成废纸一张的画,半晌说不出话来,现在连画都没有了,什么山水、小屋、女孩子等等一切都融在一团团的墨汁中!

  在沉默一阵过后,高明风将画放在一边,告诉自己就当作了一场梦,什么画,什么女孩子从来没见到过,只是虚度了这十几天的光阴。

  高明风收拾了一下屋子,才发现原来家里是如此的凌乱,简单整理一下竟花了两个多小时,光是垃圾就装了两大袋子。他提着两大袋垃圾准备拿出去扔进垃圾箱里,一开门,映入眼帘的不是平日所见到的过道,而是一条小河,河风扑面,却让他打了个寒颤。

  高明见连忙扔下垃圾袋跳出屋子,没错,是条小河,河的尽头还传来了水流飞逝而下的声响。

  “瀑布?!”

  高明风下意识地后退,却撞到一个人。

  “唉呀!”

  是个女孩子的声音,此时正捂着脚,眼泪都快掉了下来。高明风忽然觉得她有点眼熟,猛地忆起正是画中那个女孩子,难道说自己已经进入画中?可是,那个女孩子为什么一点事也没有?

  “撞到人连句‘对不起’都不说,没礼貌!”女孩子微怒,“早知道就不救你脱苦海了!”

  “救我……脱苦海?!”高明风不知该不该信她,因为至始至终都是他以为她有危险,一心在想办法救她,如今却反过来了。

  女孩子向他眨眼,有点神秘的样子,“你猜猜现在身在何处?”

  高明风本想说“画中”,但又觉着一切太不合情理,一时又想不到其他答案,顿时一呆。

  女孩子轻轻一笑:“我想你应该清楚现在已到另一个世界!”

  高明风苦笑了一下,找不出反驳的理由。

  “那你知道现实与梦境的区别吗?”女孩子没有给他思考的余地,“什么是现实?什么又是梦境?”

  现实与梦境本身就是较为抽象的概念,高明风向来对这类问题就头痛的很,如今只好硬着头皮说:“你不会是告诉我现在在梦中吧?”

  “恰恰相反!”女孩子摇头说,“你现在正在现实当中,或者说是在另一个梦境!”

  “等等!”高明风一头雾水,“什么叫另一个梦境?”

  “笨!另一个梦境就是说你先前所在的地方也是一个梦境!”

  “不可能!我之前所在又怎会是梦境?”高明风忽然大声嚷道,“现在才是梦境,我一定是在做梦,梦到自己进入画中了!”

  “我知道要你一下子接受这个现实是很难的!”女孩子同情地说。

  高明风慢慢地冷静下来,这个时候逃避不是解决问题的办法,只有面对现实,尽快搞清楚是怎么一回事才是唯一的出路。

  “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你又是什么人?”

  正在河边玩水的女孩子一听,顿时停了下来,“我不是说过了吗?这里是另一个‘梦境’,或者说是‘仙境’也行,总之是构造出来的世界!”

  “构造出来的世界?!”

  “没错!世界本来就是构造出来的!当作家拿起笔写文章时,便构造了一个‘文字的世界’;当画家在白纸上画出优美的图画时,同样构造了一个‘图画的世界’……这世界上的一切便是由这样一步一步构筑而成的!”女孩子用尽可能简单的语言来解释,“至于我嘛,我是一个旅行者,畅游在各个世界当中!”

  高明风一屁股坐在地上,以他最初的设想再不可思议也就是画中少女是个“仙女”,谁知得到的结果竟是少女告诉他一个令他难以接受的事实——原来他一直赖以生存的世界竟然是虚拟的,是由像作家画家一样的人构造出来的,那么他自己本身又是什么?也是虚拟的?还是由所谓的人构造出来的?如果说一切都是虚拟的,那么画中少女又从何而来?……

  太多的问题一下子涌向大脑,使本来就不善于思考的高明风头痛欲裂,“不会的,人怎会是虚拟出来的?可是这一切又该如何解释?”

  “啊!——”

  高明风终于忍不住心头的压抑大叫了一声,跳了起来。

  “砰!”

  高明风摔倒在地,紧接着又跳了起来,原来不知什么时候又回到他自己的屋子里,刚才还把椅子撞翻倒地。

  忽然一幅画从天而降,落在他的脸上,是那幅山水画,画依旧是完好的,没有污点,也没有什么女孩子,“怎么回事?!”

  高明风把画打开又合上,再打开,画就是画,没什么特别的,难道真的是在做梦?高明风又跑到门外去,没有小河,而是熟悉的过道。

  不是梦?!还是刚才是在做梦?

  高明风回到屋里,对着画发呆,这一切太不可思议了,就算是做梦也太真实了点吧!

  刘远今天赚了,买到一幅上等的油画,画的是一幢屋子的一角,从窗口还可以看到里面有一个人在对着一幅画发呆……

非常恐怖灵异的故事

  • 鬼故事
  • 成语故事
  • 爱情故事

鬼故事最新推荐

其他人正在看

不太恐怖鬼故事短篇-不太恐怖鬼故事6个
不太恐怖鬼故事短篇-不太恐怖鬼故事6个
智睿学习网故事 频道为您推荐鬼故事相关...
短篇校园恐怖故事合集
短篇校园恐怖故事合集
智睿学习网小编本期为您介绍短篇校园恐怖...
故事会鬼故事集
故事会鬼故事集
智睿学习网故事 频道为您推荐鬼故事相关...
关于学校的短篇鬼故事
关于学校的短篇鬼故事
智睿学习网故事 频道为您推荐鬼故事相关...
广播台鬼故事文字稿本
广播台鬼故事文字稿本
鬼故事:鬼故事是唐前志怪小说中极为兴盛...
首页 | 作文 | 生活 | 短句 | 范文 | 应用文 | 故事 | 考试 | 文学 | 帮助

Copyright © 2008-2017 智睿学习网 版权所有 琼ICP备14000502号-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