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文 生活 短句 范文 应用文 故事 考试 文学 帮助

鬼故事

相关栏目: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故事 > 鬼故事

恐怖故事短篇超吓人

作者:快意一刀 人气:372 时间:2017-06-18

  【导语】鬼故事又称为恐怖故事,恐怖小说,鬼怪故事,是以(推理、穿越、血腥、架空、恐怖、刺激)等风格模式构成的虚幻故事,也是一种与灵异事件有关的故事。以下是智睿小编精心为大家整理的鬼故事中关于恐怖故事短篇超吓人的相关内容,希望对大家有所帮助!

  现在人们对于鬼魂的理解在一步步改变着,从最开始的惊惧,到渐渐熟悉,关于一些短篇超吓人的恐怖故事你熟悉吗?下面是智睿小编为大家准备的恐怖故事短篇超吓人,希望大家喜欢!

  恐怖故事短篇超吓人篇一

  我表叔15岁那年夏天暑假,当时还在上初中,表叔人高马大,在当时的农村完全符合一个青壮劳动力的标准,年龄是家里最小的,最受宠,不让干什么活,想玩就玩,想学就学。

  那年他家里种了几亩水田,就是水稻,水稻这东西晚上要有人看着,在田边的井里打水灌到田里,这样水稻才能长好,那个年代技术落后也没有水泵,清一色靠人工,本来这活是表叔他爹(我叫舅爷爷)一个人负责,每晚就睡在稻田里搭的茅草窝棚,可是我这舅爷爷号称铁打的身体也生了病,感了风寒,发高烧卧床不起,我表叔自告奋勇,爹你就安心在家养病,不就是看几亩水田,我一个人足够了。家里一看也没啥更好的办法,也就由着他去了。

  表叔带了几本小人书,几个馒头直奔窝棚守田去了,看小人书到后半夜,饿了,啃了几口馒头,喝了几口凉水,准备去水井那里开始干活了,这时候来了一个人远处就开始喊表叔的名字“大春,大春,今晚你老爹咋没来呀,你个屁孩子能干好这活啊?”表叔顺着声音方向看过去,知道了这是村里的熟人,但一时懵住了想不起来怎么称呼了,表叔想反正都是一个村的无所谓了,说话间那人就走到了表叔身边,拍着表叔肩膀说“你一个人干不好这么多活,我来帮你吧!”表叔心说这不那谁吗?咋就想不起来叫啥了?但也开口道:“你这大半夜不睡觉咋溜达到这来了,你家那些活忙完了?”那人回到:“今天不知道怎么搞得就是睡不着,我家里今年没种啥,那点活还不够我爹一个人忙活的,我想帮忙他还信不过我,生怕我捣乱”表叔深有同感说:“太对了,我爹也是信不过我,啥活都不让我掺和,这次是因为生了病没办法才让我帮忙的”。。。。。。。。。。。。两个人有说有笑忙活到凌晨,把几亩水田全都灌好了,表叔特别感激,两个人还客气了半天,然后道了别,那人回家睡觉,表叔也要累散架了,回到茅草窝棚里倒头就睡

  早晨9点多才睡醒回家,把昨晚的事跟家人一说,家人说这农忙时侯谁会半夜帮你家干活?至少也得请人吃顿饭表示一下感谢,到底是谁你想起来没?表叔这才意识到昨晚那个人的印象已经非常模糊了,舅爷爷一听,得了,我陪你挨家挨户去找,反正咱们村一共才35户,于是硬撑着从床上爬起来挨家找,其他34户基本都是亲戚,没几分钟找遍了,表叔懵逼了,因为这村里昨晚压根没人去田里,全村只有表叔家里种了水田,同时他意识到昨晚那人他压根就没见过,不知道为啥当时就感觉那么熟悉,村主任拿着村里大喇叭喊了好几遍之后确定没有这么个人,然后把舅爷爷拉到一旁偷偷说:“这事儿没那么简单,赶紧找个明白人问问吧。”村主任嘴里的“明白人”我估计大家都明白吧!当时在我们整个乡里所谓的“明白人”最有名气的当属王李,是个瞎子,也是我们乡长的大哥,我们乡长当时三十七岁,王李时年九十四岁,你一定想不明白这是怎么回事儿,以后我会给大家个解释的!

  王李很厉害,五行八卦、奇门遁甲、风水易经样样精通,可王李给人看病从不要钱,只要点米或者鸡蛋之类的,反正农村家家都有的东西,当然了乡长的大哥怎么可能缺钱呢?

  舅爷爷带着表叔,拿上二斤大米,去乡里找王李,王李正在院子里浇花呢(瞎子也浇花?可是这个瞎子他不是一般人),舅爷爷一敲门,王李很不耐烦的说了句:“哎呀,不用来找我,那东西不害人,你儿子不是没事吗?”舅爷爷一听,心想这TM是真神仙,我还没说话就把这事搞明白了,赶紧凑上去问:“我们这不是担心吗?具体怎么回事我们心里也没个底呀!再说我还没开口你就都知道了,您老人家可是真神仙啊!”王李苦笑:“啥真神仙,今天不是赶集吗?你们村那帮人的破嘴一早就把这事儿跟我说了,你们联丰那边这几天看着就不对劲,估么着是有东西成了气候了,不过不是害人的东西,行善是为了成仙,有神仙当谁愿意当妖怪呀?”舅爷刚想问那到底是啥东西,王李又开口:“别问了,说了你也不懂。”舅爷又想问他忽然间生病跟这事儿有关系没有,王李又立刻说道:“你那病就是普通感冒,跟这事儿没关系”舅爷被王李这几句话给噎的屁都放不出来了,把米往凳子上一放带着表叔就出来了,不过心里边还是佩服的,能耐大的人脾气都大,而且这事儿基本解决了,也就松了口气,回家了。

  恐怖故事短篇超吓人篇二

  在江浙的民间曾有一种习俗,就是某家某户生了儿女之后,就会在自己的地窖中藏几坛黄酒。这酒一直保藏在儿女成年婚娶之时才能开启享用。如果是女儿,就叫女儿红,男孩呢,就叫状元红。

  却说绍兴有一户张姓人家,生了一个女儿。因为那个时候,重男轻女的风气还很重,所以张家主人就只为女儿藏好了一坛女儿红。

  女儿在十六岁的时候,跟人定亲,许配给了一户姓郑的人家。可是,还没过门,这个女儿忽然就病死了。死的时候,身体颇轻,家人扶她进棺材的时候,感觉她的身体就如一个破茧而出的蚕蛹,徒有一具空壳。

  女儿死了,那坛女儿红也就用不着了。张姓人家素来不重视这个女儿,也就把那坛女儿红随手转卖给了一家酒馆。

  因为是窖藏了十八年的美酒,因此这坛女儿红的售价也就相应的比较高。前来出价的人络绎不绝。

  有一位青年公子,听闻了这坛女儿红的故事,当即出价二两银子,就把这坛女儿红拿走。然而,他拿回家里,却发现这坛女儿红臭不可闻,于是,他就找到酒馆老板,要求退货。

  酒馆老板拿了钱财,自然不愿意了。两个人就互相争论起来。

  这个事情最后闹到了官府。官府当即判令酒馆老板把女儿红归还给张姓人家,再由张姓人家转赠给郑姓人家。因为这个女儿红,就如女儿的随身饰物一样,不可交易,不可随意赠予,只能归属于女儿出嫁的夫家,否则就有悖风俗人情的。

  可是,那户姓郑的已经另外娶妻生子,对于这样的女儿红自然不肯接受,唯恐避之不及。最后,官府裁定,将女儿红倒入那张姓女子的墓穴之中。

  就在要倒酒的时候,一揭开女儿红的封条,酒香就四散弥漫,绵延有数里之遥。前来倒酒的人全都惊呆了,他们全都相信,这是那个张姓女儿的鬼魂作怪。他们把女儿红放在张姓女儿的坟墓旁边,就跑了。

  不久之后,有一个二十来岁的青年顺着酒香的气味,来到张姓女儿的坟墓前,大哭一场,然后抱着女儿红回去了。

  这个青年家里穷困,唯一珍藏的东西,就只有一株上等的牡丹。每一日,这个青年,就将女儿红倒出来一点点,浇灌在牡丹的泥土之上。

  这牡丹非但没有因为酒的缘故而死去,反而变得越来越娇艳欲滴,成为当地当之无愧的花王。

  有一道士,看到这株牡丹,就哈哈大笑,此乃妖物,并非什么牡丹,你且告诉我,这牡丹从何而来。

  青年答道,这是一位不知名的女子相送。先前她因为逃婚躲到了我家里来,我照顾了她几日,可最终又被她家里了捉了回去。她后来托人送了我这盆牡丹,并说,好生照养,日后必有用途。

  那你又是如何会找到那坛女儿红的呢?道士又问道。

  青年又掏出一个香囊,说道,我在照料牡丹的时候,发现泥土里还藏着这么一个香囊。香囊里有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君之用心,足见其诚,他日如闻此香,可循香而至,我必不负君。

  道士微微一笑,说道,妖也好,人也罢,此花寄有那女子的幽魂,你如能掘开她的坟墓,放入此花,再用土掩埋,三日之后,她必定可以复活。

  青年按照道士所说之话,偷偷掘开张姓女子的坟墓,埋入牡丹花。三天之后,他再次掘开坟墓,却发现里面空空如也,连先前那张姓女子的尸骨也不见了。

  一年之后,青年的家中忽然又冲进来一个女子,说她也是来逃婚的。青年仔细一看,赫然发现,这正是那个张姓女子,只是装扮打扮,与先前大不相同而已。

  女子微微一笑,说道,这次逃婚,就不会再有人来追赶了。我们以后就可以长居此地,共度此生。

  恐怖故事短篇超吓人篇三

  嘉靖年间,新城县城东的李家庄有个李员外,家有几百亩良田,还在县城开着两家中药铺,可谓富甲一方。前些日子,他又给儿子聘下了一房媳妇,两家即将给儿女定亲,喜气盈盈。但李员外却噩梦不断,常常从噩梦中惊醒,回想着梦中的可怖情形,就再也睡不着了,眼睛一直瞪到天亮。几天下来,他就给熬得面黄肌瘦,像是得了重病。怕是家里惹到了鬼魅,他就想请个道士来捉鬼。

  新城县里,最有法力的就是三清观的张道士。

  李员外就派人把张道士请到家里来。

  张道士岁数并不太大,也就四十来岁的样子,穿着道袍,戴着道帽,目光如电,颚下几缕长髯,倒真有些仙风道骨。他刚一进门,就停住了脚,倒抽了一口冷气,凛然说道:“好重的鬼气!”李员外心里“咯噔”一下,忙着说道:“还请天师救我!”张道士点头道:“那是自然。”

  晚上,张道士就设坛做法。他点燃了香烛,跪在蒲团上默诵了一段捉鬼檄文,然后就在黄表纸上画了一道符,在香烛上烧了,然后就拿过了桃木剑,在空中划了两个剑花,忽然,双目暴瞪,猛然喝道:“妖孽,还不现身就死!”他的话音未落,却见墙边刮起一阵旋风,紧接着,房门“吱”一声,开了一条缝,一道风影钻了出去。张道士大喝一声:“妖孽,哪里逃!”他手握桃木剑,打开门就追出去。

  那风影逃出了李员外家,一直朝村西跑,然后就上了山路。张道士一边喝着,一边快步追赶。李员外先是愣了一愣,然后就让家丁们跟上去。张道士早就料到这个恶鬼法力非常,他怕仅凭自己之力难以制伏它,就让李员外叫下了几名年轻力壮的后生,关键时候好帮自己一把。李员外就选了几名家丁,在一旁候着。

  过了一个多时辰,家丁们跑回来,神色慌张地说,那鬼把张道士打下夕峰崖了,他们不敢近前,只得跑了回来。李员外听了,不觉一惊。李家村坐落在夕峰山下,夕峰山就在村西,夕峰崖是夕峰山上的一道断崖,高有几十丈,崖壁直立,下面就是深不见底的山谷,猿猴都攀爬不上来,也没人敢到山谷里去。张道士被鬼打下断崖,那是绝难活命。想不到这鬼魅如此厉害。鬼魅知道自己找了道士来捉它,又不知会怎么报复自己呢。

  李员外吓得一哆嗦,忙命家丁们关紧了大门,房里房外都点亮了松明火把。他大瞪着眼睛,只顾盯着房门。好在那房门没有丝毫动静。直到天亮,李员外这才倒到炕上合一合眼。

  李员外迷迷糊糊地刚睡着,就听到一个女人的哭声。哭声凄厉悲伤,刺得他的心猛地一剜,激灵打了个冷战,就醒了。他揉了揉眼睛,那哭声却仍在耳边,不觉一怔,忙着喊过了家丁,问道:“谁在哭?”

  家丁忙着回道,乃是一个妇人,自称是张道士的老婆,闻听到丈夫的死讯,哭哭啼啼地来找李员外讨个说法的。只因李员外睡着,他们就给拦在了院门口,没让她进来。李员外忙着让家丁带她进来。片刻的工夫,家丁就带着那个妇人进来了,却是个四十来岁的女人,一身缟素,眼睛也哭得红肿像桃子。妇人给李员外行了个礼,然后就哭哭啼啼地说,闻听她丈夫给李员外家捉鬼时被鬼撵下山崖摔死了,她家断了供养,她和两个孩子都要等着饿死,只好来找李员外说道说道。

  李员外不知她所说是真是假,就命一个家丁去打探。

  过了两个多时辰,那家丁回来了,给他禀报说,妇人所言非虚。这个妇人名叫六娘,果真是张道士的老婆,膝下一男一女,只住了三间土坯房,却无半亩薄田,平时就靠张道士捉鬼所得艰难度日。如今,张道士一死,他们却是生活无着。李员外见她实在可怜,就取出十两银子给了她,让她暂且生活,遇到困难再来找他。六娘接过银子,千恩万谢地走了。

  六娘前脚刚走,后脚又有人来登门,却是未来的亲家宋掌柜。宋掌柜开着一家炭场,生意兴隆,家境殷实。贵客上门,李员外忙着热情接待。宋掌柜却冷着一张脸,上来就问道:“听说你家请了张道士来捉鬼,那鬼把张道士撵下夕峰崖摔死了?”

  李员外忙着赔上笑脸说:“张道士确是被撵下了夕峰崖,但生死未知。我正要派人到崖下去找寻呢。”

  宋掌柜从鼻孔里冷冷地哼了一声,道:“摔下夕峰崖,还有活着的道理吗?又有谁下过夕峰崖?你就是花了重金,也不见得有人敢下去。如今,外面已经盛传,你家被猛鬼所制。我家花枝乃是一柔弱女子,也是我的掌上明珠,我可舍不得让她面临鬼蜮。你家若是除不了鬼患,咱两家这亲事,还是退了吧。”

  李员外可不想退了这门亲事,忙着说,他马上就请更厉害的天师来捉鬼,定把那恶鬼捉住,还李家以清净。如这恶鬼还不能被捉住,再退亲也不迟。宋掌柜却叹了口气说,新城最厉害的张道士都被鬼撵下夕峰崖了,哪儿去找更厉害的天师啊?如果一个月内不能平定此事,这亲事势必要退。说完,转身就走。

  送走了宋掌柜,李员外心下猛然一惊,忽然意识到,此事非同小可,万万不可让宋家退亲啊。如今,外面已经风传李家有恶鬼,谁家姑娘还敢嫁给他儿子,若是再让宋家退了亲,他李家就要绝嗣了。他顿时吓得白了脸,心一横,铺纸研墨,写了几份告示,说明哪位高人若是能捉得恶鬼,他愿出银百两酬谢。写完了,他就命家丁把告示贴到了临江府和周围的几个县上。

  告示贴出几天,却无人应战。

  李员外一急,把赏银提高到了二百两,却仍无人应战。

  李员外急得要跳崖了。

  这天夜里,李员外正睡着,忽然,家丁过来禀报说,有人要见他,说是能捉鬼。李员外忙着让家丁把那人请进来。片刻的工夫,家丁就带着一个人进了门。那人用黄布把自己包裹得严严实实,只从布缝中露出一双眼睛。他让家丁退下,又让李员外关上门,这才脱下黄布,李员外却惊得要跳起来。这人竟是张道士。李员外惊奇地问道:“你没死啊?”

  张道士却冷冷地说道:“我已死了三十年了,却怎说我没死?只因我活着时捉鬼太多,鬼们嫉恨,不让我托生,我却是受尽了苦楚折磨啊。那恶鬼乃是一个不羁反鬼,闹得昏天黑地,怨声载道,冥王派鬼清剿,鬼们怕吃亏,又推给了我。你也曾给我家六娘银两,接济她和孩子的生活,我也该感激你,故而又来捉鬼。”

  李员外满心好奇:“如今已过了三十年吗?”

  张道士点了点头,让李员外看他。李员外凑近了他一看,不觉暗暗心惊。那张道士果然已是七十来岁的样子,胡子花白,皮肤皲裂,脸上还长了不少老年斑。他不觉一惊道:“你果真老了。”张道士一笑:“你也老了。只是你还不觉得。我却看得清清楚楚。你儿子也将知天命,却仍未娶亲,你家难有后继,可悲,可叹。时辰已到,快捉鬼吧。”

  张道士摆好香案,取出香烛和木剑,又和以前做法时那样,先默诵捉鬼咒,然后又在黄表纸上画了符,用桃木剑挑着,在烛火上点燃。符纸还未烧完,却见墙角儿又刮起了一阵旋风。张道士厉声喊道:“妖孽,哪里逃!”他举起桃木剑,开门就追那风影去了。李员外忙着喊家丁跟上。

  张道士急追到村东的刘小六家,忽然停住了脚步,手中的桃木剑,竟“啪”的一声自行折断了。他骇得变了脸色,转身就走,回到李员外房中,收拾了一应物什,一言不发,起身就要走。李员外忙拦住了他:“天师,怎么回事,你倒是说句话呀。”

  张道士无奈地摆了摆手说:“天机不可泄露。否则,我又要被惩处,打入地狱,那份罪可实在难受啊。”说完,他就推开李员外,大步走了,很快就消失不见了。

  李员外愣在那里,半天缓不过神来。张道士原本就法力强大,后来又当了鬼,兼具鬼身与法力,非一般天师能比,却被这恶鬼折断法器。此鬼之厉,可见一斑。普天之下,还有哪个天师敢捉它呢?而今已过了三十年,儿子犹未娶亲,眼看着李家就要断香火了,不能再等了。李员外一想到自己的儿子,不觉就想到了张道士的儿子。他灵机一动,马上取了二百两银子,赶到张道士家,把银子给了六娘,还请六娘多给他说说好话,救他一命。六娘满口应了。

  但张道士却并未再来。

  那边,宋掌柜却急了,又登门来找他,说外面已经传得很邪乎了,那鬼是天下第一厉鬼,连鬼界冥王都拿它没办法,更没人能把它怎么样。花枝听了,直吓得天天哭,不肯嫁到李家来。看在两家世交的分上,他再给李家半个月的工夫,若还不能捉拿厉鬼,那就只能退亲了。李员外不好说什么,只能应下来。

  他又写了一则告示,把赏银涨到了四百两,请人来捉鬼。但那鬼名声远扬,竟没人敢来应招。李员外渐渐地绝望了,只能默默地叹气,暗暗地流泪。

  这天晚上,他正在房里叹气,守门的家丁惊慌地跑过来,上气不接下气地说:“老、老爷,那个老妖精,不,是那个老鬼,又来了!”李员外一惊:“什么老妖精老鬼的,到底是怎么回事?”那家丁还没说话,却见门一开,一个老者站在门口。那家丁一声惊叫,夺门而出。李员外就着灯光一看,却见那人正是张道士,却已是须发皆白,举步维艰,不觉惊道:“张天师,真是你吗?”张道士点了点头,走进门来。李员外忙着扶他坐下,惊问道:“几日不见,你怎么如此衰老?”

  张道士白了他一眼,说道:“怎么叫几日不见?此已过了二十年啊。只因为上次捉鬼不利,我被冥王惩处,押在地狱里,受尽了折磨,这两天才刚刚被放出来,偷偷去看老婆孩子,才听说二十年前,李员外又送了他们二百两白银,才保得他们过着日子,我心内感激不尽。掐指一算,你家却正遭危难,急匆匆地赶了来,要助你一臂之力,以报赠银之恩。”

  李员外一骇,忙问道:“我家又有何危难?”

  张道士解释说:“又过了二十年了,你李员外已经九十岁了,你儿子也六十多了,能否得子嗣,只在一念之间。如果能在近日破解了鬼道,你李家仍可兴旺发达,否则,就绝无声息了。”李员外听说还有一线生机,忙着给他跪倒,连磕了三个响头,求他救救自己。张道士把他扶起来,这才不急不徐地说了起来。

  二十年前,张道士追鬼追到刘家门前,被鬼折断了法器,他就明白了,那鬼乃是怨气所生,无形无踪,难以捉拿,随时可聚,随时可化,故而异常厉害,连冥君都奈何它不得。倒不知李家和刘家结下了何等深仇大恨,以至怨气如此之重。眼下唯一的法子,就是由李员外自己消弭了这股怨气。怨气一消,难以凝聚成鬼,这鬼也就不捉自死,不法自亡。李员外一拍脑袋说:“这事儿好办!”

  张道士告辞而去。

  李员外拿出地契,喊过了保正,赶到刘小六家,把他喊起来。刘小六家有块好地,被李员外看上了,想买下来,刘小六却死活不肯卖,李员外一怒之下,就想到了一个阴损的主意,在那块地的周围种上了泡桐。泡桐根系发达,吸力强劲,刘小六家那块地眼看着就要完蛋了,却又上告无门,只能吃这哑巴亏。李员外先是赔礼道歉,然后就对刘小六说,那块地是不行了,他愿赔刘家同样大小的地块,随刘小六选。刘小六一听,喜出望外,忙着应下来,选了一块好地。两个人就让保正做保,签了地契。

  李员外化解了刘家的怨气,那鬼果然就不见了。宋家不再说什么,答应了这门婚事,两家定下了黄道吉日。李员外感激张道士的救家之恩,携了重礼,赶去道谢。

  刚一进张道士家,却见张道士正坐在门口晒太阳,不觉一惊。那张道士见到他,转身就走,脚下一个踉跄,摔倒在地,“哎哟”一声叫。这时,又一个张道士从房里出来,扶起了老张道士,嗔怪地说道:“你这么大岁数,还这么着急巴慌地干什么?真要摔出了好歹,那可要受罪了。”他抬头看到了李员外,忙着扶起老张道士,回房去了。

  李员外追进房去,堵住了两个张道士,终于搞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原来,这两个人是张道士的爹和爷爷,一个七十多岁,一个九十多岁。李员外请张道士去捉鬼,张道士没急着去,而是先了解了李员外的情形,知道了他家和刘家的怨仇,他就想出了这么个主意。捉鬼那天,他趁着夜色假装跌入夕峰崖,却早已布置好了机关,其实是在崖边先藏了起来,等到没人了,就偷偷溜走了。他又让老爹和爷爷两次出面,制造出过了几十年的情境,让李员外看到门庭凋敝的严重后果,而后再告诉他该怎么办。李员外顿悟,以地换地,解了这个仇怨。说着,爷爷就命六娘拿出了那二百两银子,要还给李员外,李员外却坚决不肯要。

  李员外万分感慨。他做下了坏事,这才心生鬼魅,度日如年。张家人处处为人解难,这才心思澄明,如此长寿。往后该怎么做,他是真切地领悟到了。二百两银子买下一个认识,值了。

鬼故事栏目精选

  • 鬼故事
  • 成语故事
  • 爱情故事

鬼故事最新推荐

其他人正在看

鬼故事打包精选
鬼故事打包精选
故事鬼故事-“鬼故事打包精选”的正文:...
鬼故事大全全文精选
鬼故事大全全文精选
鬼故事大全全文精选由智睿学习网发布,主...
鬼故事大全精选短篇真实事件
鬼故事大全精选短篇真实事件
鬼故事大全精选短篇真实事件为您详细介绍...
鬼故事广播文字素材
鬼故事广播文字素材
智睿学习网小编本期为您介绍鬼故事广播文...
故事大全集鬼故事精选
故事大全集鬼故事精选
故事大全集鬼故事精选由智睿学习网发布...
首页 | 作文 | 生活 | 短句 | 范文 | 应用文 | 故事 | 考试 | 文学 | 帮助

Copyright © 2008-2017 智睿学习网 版权所有 琼ICP备14000502号-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