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文 生活 短句 范文 应用文 故事 考试 文学 帮助

鬼故事

相关栏目: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故事 > 鬼故事

恐怖故事超恐怖

作者:快意一刀 人气:651 时间:2017-06-20

  【导语】灵异故事口耳相传,造成另一种流行文化,当中不少亦是著名的都市传奇。灵异故事可以涉及人类与灵体的接触甚至被附身;又或涉及一些通灵的方法如问米、碟仙等。由于其戏剧性,灵异故事一直也是电影以及话剧的重要题材。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下面是智睿学习网小编为大家整理的恐怖故事超恐怖,欢迎大家阅读。更多相关内容请关注智睿学习网鬼故事栏目。

  恐怖鬼故事有很多都是根据真人真事改编的,所以有一定的恐怖性。下面是智睿小编为大家准备的恐怖故事超恐怖,希望大家喜欢!

  恐怖故事超恐怖篇一

  “你小子搞鬼!”黄军帽桌子拍得砰砰作响,“居然连庄了8圈。操,你以为你是幸运老人啊?”

  “呵呵,这就急眼 了?愿赌就要服输,懂吗?”天一笑眯眯看着黄军帽那张腐肉胡乱扭动的脸,双手抱肩。

  “老子不服,老子还要赌。”黄军帽耍起了无赖,“如果你不想接着赌,钥匙我也不给你。”

  “接着赌也可以,不过你拿什么和我赌呢?我想要的钥匙已经到手了哦。”天一笑的像只老狐狸,“除非你……”

  “除非我什么?”黄军帽正在担心天一不赌了,听到还有转机,不由内心欢喜起来。

  “做我的打手,对付里面的那些。”

  “啊!......里面的可都是狠角色啊。这可难办了?”黄军帽踌躇了。

  “牛仔裤也给你。”天一继续扮演循循善诱的好老师形象。

  黄军帽屈服了,沉痛地用低低的声音说,“还要加上旅游鞋,否则……”

  “成交。”

  (然后,噼里啪啦的一圈又结束了,黄军帽的头差点栽倒地上)

  “苍天啊。贪心的人真的不会有好结果啊。”黄军帽做伤心痛哭状,可是空旷的眼眶里怎么也挤不出液体来。

  天一童鞋笑眯眯的拍一下黄军帽肩膀,“我得意的笑,得意的笑……”哼着歌开了门。

  “哄”一股狂暴的热浪从门后席卷而来,“我靠,难道是桑拿间?”天一靠在门边小心地往里逐寸逐寸慢慢观察。

  地面上貌似有横七竖八的几座火红的骨架雕塑,几头乌鸦在雕塑上吞吐着火焰,怪叫着飞舞盘旋着,再远处还是昏暗的走廊。

  天一拉着吴昕小心靠近骨架,周围的温度更高了,后面跟着黄军帽等十几个垂头丧气的小弟。

  “老大,这骨架原先可是好好的人,鸦神催发了这些人体内的灵魂之火,这才烧成了这样。”黄军帽用畏惧的口气说,“里面真的都是狠角色,我们还是退回去吧。反正,你也参观过了……”天一皱着眉头,正要训斥这个胆小怕事的小弟。

  “啊。”吴昕突然惊叫了一声。大家转头看吴昕,发现她正蹲在一个骨架之下,手里拿着一条玉石项链,浑身都在瑟瑟发抖。

  “怎么了?”天一关心地弯下身子问吴昕。

  “敏军……我给敏军的……”吴昕紧紧抓着从地上捡起的玉石项链,泣不成声。

  骨架好像听到了吴昕的哭泣,在烈焰中轻轻晃动,“哎。”天一觉得什么话都多余了,闭口不说,四周变得安静,除了吴昕的哭泣。

  “谁在哪里?”远处突然传来一声暴喝。黑暗中慢慢走来一个巨汉,高大的身体后面拖着长长的黑影,感觉这货应该有2米多高,举手就能够到走道顶壁的样子。

  吴昕的哭泣旁若无人,充耳不闻巨汉的呵斥。走的近了,天一吃惊地发现,巨汉带着小斌原先的面具,眼睛闪着妖异的黄色光芒,须发张开,十足一头噬人的老虎,手提一把漆黑的大剑。暴喝如雷:“闲杂人等,统统滚出去,公主正在里头休息。”

  “小斌?你把小斌怎么了?”吴昕转头看到巨汉,发现面具,就要扑上去。天一赶紧拉住吴昕。然后对着巨汉冷笑,“公主又怎么样?很臭屁吗?

  “鼠辈找死!”巨汉大怒,举起大剑就对天一劈过去。

  “兄弟们,都给我上!”天一退开一步,挥手对黄军帽等招呼。黄军帽等欲哭无泪,举着可怜的骨头手臂,往巨汉剑下送。

  十几具骨架缠着巨汉,乒乒乓乓地倒一时分不清胜负了。

  巨汉烦不胜烦,大吼一声,口里发出一阵奇怪的呼哨,暗处就徐徐飞来数头乌鸦,吐着火焰对黄军帽等喷去,黄军帽受到灼烧,都忍不住大声惨叫起来,好像整个灵魂都着火了。

  天一和吴昕正在往里走,听到后面小弟快撑不住了,赶紧加快脚步。可是,那巨汉怎容天一如此容易通过,乘着黄军帽被烧得乱蹦乱跳之际,跳出包围,大步追过来,天一看摆脱不了了,就往前推了吴昕一把,“你赶紧去里面救小斌,我来挡住他。快走!”

  然后,天一大笑着抽出一根不知啥时候捡来的铁棍,“没脸见人的蠢货,让大爷陪你玩玩吧?”

  “混蛋,老子是皇宫大内统领,手下五百御林军。你算什么鸟东西,敢骂老子?”

  两个人乒乒乓乓,边追边打,霎时走的远了。

  吴昕却是沿着走道到了尽头,眼前是一间白色的石头房子,房门虚掩。

  吴昕正在犹豫要不要进去,“进来吧!”一个悦耳的声音从里面传出来。

  门吱呀一声开了,一个四十余岁披白色纱衣女人坐在一张宽大的床榻里,手里搂着脸色苍白的小斌,貌似小斌已经昏过去的样子,在那女人怀里一动不动。

  “你想怎么样?”吴昕强忍住冲上去的冲动,冷冷地对白纱衣女人说。

  “我想怎么样?哈哈哈。”白纱衣女人仰天大笑起来,声音蓦然变得生冷,“我能怎么样?我帮助表弟,费劲千辛万苦,推翻了母后。为了巩固他李家的江山,把我亲弟弟也送上断头台。可是,我得到了什么?李家人还不是要赶尽杀绝,把我干掉?”

  白纱衣放下小斌,缓缓地走过来,直到吴昕脸前,一脸怨恨地说,“你说,我会怎么样想呢?”

  停顿了一下,白纱衣又自言自语道,“我想的,只能是复仇,我不会这么容易屈服的。鸦奴已经补充了我足够的精气灵魄,是到我出去的时候了。而你,就是我重回人间的肉体。”

  白沙女咯咯一笑,直扑过来,吴昕大惊,欲要躲闪,却还是反应慢了一下,被白纱衣抱了个正着。强烈的光线笼罩了两人,白纱衣的身体慢慢变得虚无,地上只剩下了吴昕。

  吴昕脑子里,传来惊声的尖叫,隆隆的雷电,意识开始变得恍惚,一阵强烈的要睡眠的感觉盘旋在意识里。“我不能睡,我要坚强,为了小斌,还有敏军的爱。我不能睡……”

  吴昕的脸上流下哀伤的眼泪。尖叫消失了,雷电消失了,走廊里十一头乌鸦忽然恐惧地嘶叫着,火焰从内到外灼烧起乌鸦,变成11个飞舞的火球,地上的骷髅却从火红慢慢变成灰白,再变成黑色;带面具的巨汉则是号跳着,从面具上汩汩地冒着黑血,拼命用手撕扯着面具,却怎么也扯不下来。

  火球烧成了灰烬,黄军帽等也安静地躺倒了地上,巨汉变成了一滩血水,走廊里的温度下降到一个寒冷的程度,四周有一种压抑的安静,天一一个人孤零零地呆在走道,有一阵摸不着头脑,怎么突然就变这么安静了呢?

  “走吧。”吴昕不知道什么时候回到了天一身边,手里抱着小斌,小斌在吴昕怀里沉沉地睡着,脸上恢复了红润。

  “你没事吧?”天一还是很关心美女滴。

  “没事!”吴昕淡淡地应了一声,带头往前走去。

  走在吴昕身后,天一觉得从吴昕身上传来一种说不出来的怪怪的感觉。

  恐怖故事超恐怖篇二

  朋友一边抽着烟一边神秘地竖起他的食指给我看。"看,每个人的食指都代表着人的贪婪,因为吃的欲望是人类最基本和最原始的欲望。知道为什么叫食指么?因为古人说一旦看见好吃的东西食指就会跳动,不是有句成语叫'食指大动'么?我现在就告诉你一个关于食指的故事。"说着,他把香烟熄灭,开始叙述这个故事。

  (为方便行文,以下以朋友的口吻记述。)

  我到西南一个小镇的时候寄宿在一户人家里,那里有一位年岁很大的老人,老人精神很好,我没事就和他谈天,也就从他口中知道了这样一个故事。在民国时期,这里的女孩要嫁一个好人家的话首先要有一个好身材,尤其是腰。据说一些人家都有明确的规范尺度,精确到毫米呢。(我笑道:"这也太夸张了。")越是瘦的女孩他们越觉得漂亮,看来恰恰与唐朝的以胖为美相反呢。可能当地的人对猪非常反感,也就衍生地认为只要是肥胖的都是丑恶不堪的。于是那里的女孩都拼命地节食,只为了能有一个一步三摇、风吹柳絮飘的轻柔身段。

  其中有一个叫秀的女孩,自从她明白自己一辈子的幸福要和自己的腰围成反比就不再吃肉了,而且包括面食。但似乎命运很喜欢和人开玩笑。即便秀从早到晚不停地运动,只吃一点水果,她也会长胖。或许按现在的话来说是基因的问题,或许根本就是一种病。但当时的人可不这么认为。那些瘦瘦的女孩子都在背后嘲笑秀,说她是猪精投胎。家里人也不住地唉声叹气。因为秀的身材已经越来越胖,别说嫁个好人家,恐怕就是当地最穷的老四家也不要她了。

  说到老四,其实与秀家里倒能寻到几丝亲戚关系,但这种亲戚就像头上的头发,多得数不过来,每天都得掉上几把。不过老四的儿子和秀倒是青梅竹马,两人幼年时经常一起玩耍。但自从秀立志嫁入富人家后就断绝和老四儿子的关系了。可老四的儿子却一直把秀放在心里。现在这种时候秀的父母也顾不了了,他们最大的愿望是赶紧把秀嫁出去,省得留在家里丢人现眼。毕竟,他们认为女儿这种货物家里还是有很多的。

  老四的儿子叫民,其实论相貌倒也英俊,只是家贫,穿着很破旧,但十分干净,无论是人还是衣服。秀的父亲把这事向老四一提,老四父子想都没想就答应了。结果在一天之内就完成了提亲、下聘、回书、过门酒席之类的繁琐程序,在当时也算一项纪录了。

  秀虽然百般怨气,但也没办法,谁叫自己命不好。再不嫁,过几年恐怕连民都看不上自己了,何况丈夫对自己千依百顺,疼爱有加,日子倒也将就地过了。

  事情往往这么凑巧,或许是风水的缘故,或许是心情的缘故。秀嫁到老四家后反而日渐消瘦,最后倒成了当地有名的瘦美人。可惜她早已为人妇,不过依旧有很多人打她的主意。那里的人可不在乎什么头婚、二婚。因为媳妇对那些人来说不过是生育的工具和对家里风水有改良作用罢了。

  秀自己也不安分起来了。而且她坚持不要孩子。这点令民十分苦恼。他知道没有孩子自己是留不住秀的。其实有孩子就能留住吗?秀家里活也不干了,见天和一些朋友聊天逛街,或者去大户人家做客,哪里像一个穷苦人家的媳妇。

  看来都是瘦惹的祸,民知道,只有秀再次胖起来,她才会安心待在这个家。

  没过多久,秀果然再次发胖,一切仿佛回到从前。她再次沦为一个农妇。她怨恨命运的玩弄。只有民暗暗发笑。表面上却和她一边抱怨一边安慰她。

  日子如同织衣的梭子,在重复地穿梭。一晃十几年过去,秀生育了几个小孩。她也不再做梦了,安心和民过着日子,一直到他们最喜欢的女儿月儿的长大。

  月儿生得非常漂亮,吸取了父母的优点。不过似乎她也一直都处于不胖不瘦的状况,甚至偶尔还会丰满一些。其实按照现在的标准一点都不胖。不过秀不愿意女儿重蹈自己的覆辙,她很早就开始控制月儿的饮食,不过功效不是很大。眼看着月儿快十六了,但腰却比起她同龄的女孩要多上一圈,急得秀天天睡不着。

  看着自己的妻子天天熬得黑眼圈,民终于忍不住了,或许他认为时间已经冲淡了一切,这时候告诉妻子已经没什么关系了。

  这天两人和衣睡在床上,秀依旧翻来覆去睡不着。民把她的身体掰过来,正色道:"你知道你过门的时候怎么突然瘦了么?"

  秀奇怪地摇着头,随即问道:"为什么?"

  "那是因为我,我们家虽然穷,却知道一个可以让人变瘦的法子。不过祖辈们交代是禁术,用多了控制得不好会得报应,不过究竟什么报应却不知道。你来我家后我就对你施了这个术,后来你想走我又把术解了,所以你又变胖了。"民黯然地说道。

  秀已经过了生气的年纪了。其实她早觉得自己突然变瘦又变胖可能是丈夫捣鬼,不过听见这种奇妙的方子倒也觉得好奇。"算了,都过去了,我不怪你,不过你不能耽误月儿啊,我可要让她嫁一个好人家!你赶紧告诉我啊!"

  民望着着急的妻子,欲言又止。终于他举起自己的食指,对秀说:"是指头。"

  "指头?什么意思?"秀奇怪地问。民告诉秀,相传在一百多年前,祖先在饥荒的时候好心收留了一个叫花子。据说这个叫花子不是凡人,是游历民间的茅山术士,不过是装做要饭的来看看众人的善心。他见民的祖先心地善良,就教会一些法术给民的祖辈。后来一代代传下来,大部分都已经失传,只有这变瘦一法却奇怪地保留下来。但民的家族自此就开始败落下来。恐怕这和民间流传着使用茅山法的诸多忌讳有关。茅山术禁忌极多,一旦破坏,轻则破财倒霉,重则有血光之灾甚至祸连后代。想必民的祖先定是用法术做了些什么不义之事才有所报应的。

  至于这个法术,民告诉秀,其实只要吞下自己食指的指甲就可以了。但这个术一次最多只能维持数年,而且每个人瘦下来的程度是有限的,用得多了,据说最后会发生很恐怖的事。由于只是变瘦,民一家人也很少去使用,不过民的父亲还是教会了民使用。

  "难怪后来你每次见到我都那么好心地帮我修指甲。"秀语气怪怪地说。民觉得有些尴尬,摸着妻子的脸:"我这不还是因为喜欢你么。"

  "算了,我也不生气了,明天你就施这个术,赶快让月儿瘦下来。"

  民点了点头,夫妇俩又安心睡下了。

  果然,没过多久,月儿真的瘦了下来,而且是十里八乡瘦得最漂亮、最精神的。邻里都夸民和秀养了这么一个好女儿,肯定可以嫁一个好人家。夫妻二人听了笑得合不了嘴。

  但事情很不凑巧,当地最大的一户财主要找儿媳妇。这个财主就是前面提过的要求儿媳妇的体重腰围都精确到最小单位的那种人。秀当然让女儿去试了,可惜就差那么一点,而且月儿已经是最轻的了。财主放出话,再过一星期没人合格的话,就去外地找了。秀一心想让女儿嫁进去,就逼民再次施法。民无奈地说:"你听过神行太保戴宗么?其实像那种术也是有不同程度的。据说有一位信使在送信的时候耽误了时间,怕被责骂,一位好心的茅山术士教他以银针刺脚底,忍住痛,放出杂血,可以日行三百,夜行三百。果然如实。后来信使再次向术士讨教跑得更快的办法。术士说,只要将双腿膝盖骨挖去,可以日行两千里。结果信使吓跑了。"

  "你和我说这个干什么?"秀奇怪地问。

  "我是想告诉你,如果你还想让月儿瘦下去的话,所付出的就不是指甲了。"民担忧地说。秀沉默许久,最后还是要坚持让月儿一定要进那个有钱人家的豪门。民问了女儿的意见,月儿自然想母亲高兴,家里摆脱贫困,便一口答应了。民拗不过二人,不过这次需要的是月儿必须吃掉自己的食指!

  恐怖故事超恐怖篇三

  一掌放倒小斌,张天一对对吴昕耸耸肩:“你儿子太顽皮了,让他休息一下,可好?”

  “我能有反对意见吗?”吴昕抱起晕过去的小斌,气鼓鼓地说,“什么时候去找那个该死的公主的墓?”

  “后天吧,后天是阴历十五,一月里阴气最重的时候,你和小斌先休息一下吧。我家里空房间还有很多。当然,如果你觉得不方便,也可以找宾馆,后天我再去找你。”天一摸着下巴说。

  “怎么会不方便,有白吃白住的时候我为什么要客气?”吴昕夹了几口土豆回锅的菜,感觉很香,霎时就决定留下来。

  时间过得很快,转眼就是阴历十五的晚上了。半夜十二点左右,月亮升到了夜空最高的位置,来到通大,看着天一把那外形狰狞的面具扣到小斌脸上,吴昕紧拉着小斌的手,觉得自己都要喘不过气来了。

  小斌慢慢抬起头,眼睛又变成了血红色,缓缓地却又坚定地把手从吴昕手里抽出来,带头往前走去。吴昕感受到从小斌身上传来的森森的寒意,自己双腿突然变软了,有一种想趴到地上的感觉。天一搀住吴昕的手臂,低低地说:“赶紧跟上吧,不然,你就再也救不了小斌了。”

  吴昕深一脚浅一脚地被天一拖着,跟在小斌后头,直到通大西花园一片郁金香前面,小斌停住了。绯红色,明黄色的郁金香半开半闭,幽幽的香气弥漫在周围。

  小斌双手按在地上,地上发出隆隆的响声,远处的宿舍楼,警卫室的灯光都次第亮起来,整个通大都被惊动了。天一和吴昕又惊又怕,在晃动的地面上互相紧抓着,却还是跌倒在地。咔嚓一声,脚下的地左右分开了,小斌,天一,吴昕都掉了下去。吴昕尖叫了一声,地面已经合拢,除了郁金香妖娆地晃着身子,周围像是什么都没有发生过。远处有保安晃着手电往这里搜索过来。

  周围有着幽暗的光线,吴昕发现自己掉在一个长长的通道里,左右四米来宽,高近三米,墙上嵌着白色的珠子散发着光线。除了脚下周围一片是厚厚的沙土,前后都是青石地面。远处有一个小小的人影缓缓前行,应该是小斌,边上的天一伸手过来,吴昕抓住天一的手,感觉到他手掌里的温暖,心里安定了一些,两人赶紧向小斌追去。

  快要追上小斌的时候,小斌在前头拐了个弯,两人也拐过弯一看,愣住了:一个面积近三十平米的大厅,十几个衣服破破烂烂,浑身恶臭的“人”围着两张桌子,噼里啪啦打着麻将,后面是一个黑漆漆的大门,挂着一把大锁,此外再没有别的路了,却哪里有小斌的影子?

  “来找人啊?”一个头上戴着黄色军帽,衣服还算齐整的“人”站了起来,嘴里叼着烟,烟雾从破裂的喉咙跑出来,给脸上罩了一层烟雾,左脸颊上好像有一些白色的虫子在蠕动,白骨和腐肉交织的左手抬起来,上面挂了一把漆黑的钥匙,“陪哥打八圈,赢的了哥,可以进去找人,如果赢不了,就把你这件黑皮衣给哥,怎么样?”

  天一笑了,“我会怕你?不过,就是在这破地方,你觉得穿件好衣服会有人看吗?”

  “哎,哥也没办法。哥原先做包工头的时候,就喜欢穿得比手下的工人好一点,自从被***一头乌鸦给带到这里,就啥也没有了,没有饥饿,没有寒冷,没有感觉,衣服越来越破,身上的肉也越来越少……可是哥的记忆都在,哥要穿好衣服的想法也在。这里十四个兄弟,都是哥原先带的工人,要不是有个四川的,总是随身带着两副麻将,真不知道这日子该如何打发了。”黄军帽破裂的喉咙里发出哭一样的笑声,“开始打牌吧?穿皮衣的?除了接受哥的条件,我觉得你不可能有别的办法。如果用强的话,我不认为你能打过我们十几个兄弟。”

  “那开始吧。”天一微笑着走到桌子边上,和六只蠕动着蛆虫的手开始洗牌,吴昕再也受不了这种恶心的感觉,蹲在边上,干呕起来。

鬼故事栏目精选

  • 鬼故事
  • 成语故事
  • 爱情故事

鬼故事最新推荐

其他人正在看

鬼故事打包精选
鬼故事打包精选
故事鬼故事-“鬼故事打包精选”的正文:...
鬼故事大全短篇鬼故事
鬼故事大全短篇鬼故事
鬼故事:鬼故事大量出现于志怪小说始于魏...
鬼故事小短文
鬼故事小短文
故事鬼故事-“鬼故事小短文”的正文:在...
广播鬼故事文字素材
广播鬼故事文字素材
智睿学习网故事 频道为您推荐鬼故事相关...
简短的民间恐怖故事文字版
简短的民间恐怖故事文字版
简短的民间恐怖故事文字版由智睿学习网发...
首页 | 作文 | 生活 | 短句 | 范文 | 应用文 | 故事 | 考试 | 文学 | 帮助

Copyright © 2008-2017 智睿学习网 版权所有 琼ICP备14000502号-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