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文 生活 短句 范文 应用文 故事 考试 文学 帮助

鬼故事

相关栏目: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故事 > 鬼故事

精彩的恐怖故事

作者:青青子衿 人气:678 时间:2017-06-21

  【导语】灵异故事口耳相传,造成另一种流行文化,当中不少亦是著名的都市传奇。灵异故事可以涉及人类与灵体的接触甚至被附身;又或涉及一些通灵的方法如问米、碟仙等。由于其戏剧性,灵异故事一直也是电影以及话剧的重要题材。鬼,又称亡灵,传说是死亡所留下的的魂魄,常被认为是死人的幽灵。接下来就跟随智睿一起,了解精彩的恐怖故事的有关内容吧!

  当你看完一些恐怖的故事,你会不会觉得很精彩?又或者会觉得很无聊?都是因人而异的。下面是智睿小编为大家准备的精彩的恐怖故事,希望大家喜欢!

  精彩的恐怖故事篇一

  别以为生活在世上的人懂得规矩,规矩连死去的灵魂也不缺。懂规矩,受人仰念;无规矩,受大家的厌烦。不过,活人分手,打个招呼,告个别;这好理解。如果哪位灵魂临做鬼的时候来告别,就令人毛骨悚然了,至少让你咂摸咂摸嘴:咋回事呢?

  哎,这是真实的故事——一位灵魂就曾对我的母亲打过招呼,告过别。我的母亲现在已经辞世多年,他说故事还在我的心窝里呢!每当想起她来,这个故事就跳在我的眼前,就像他老人家的侍女似的,不离她的左右!

  潘女士,娘家姓潘,婆家姓梅,是我伯母的老妹。——我应该叫她老姨的。住处离我家很近,只是前后院,不过50米。几十年一直和我的母亲关系密切,来来往往,互相关照,俩人处的就像亲姊妹一样。平时经常在一起唠家常,越老越亲密,就像两棵老树,大风吹来,连发出的声音都是一样的:或低鸣,或长啸。情意总是那样亲密和谐,好像也在那个桃园里结拜过。她们先后来村里做媳妇,先后当母亲、当奶奶,又先后把头上的青丝换成白发!那年女士已经八十多了,突然生病在床,请医服药,毫无起色。我母亲心里急得了不得,终日守候在床前,察颜观色,一来为年轻人壮胆;二来也舍不得老姐姐撒手而去:多看一会是一会吧,生命有去无还,哪知道死后还能不能见面呢?但是老人毕竟精力有限,看看她的老姐,半昏半暗,半天不动,以为在闭目养神,就告辞回家,也休息一会。

  父亲去干活了,家里就自己一个人,上床就把头仰在行李卷上,休息。身体很疲乏,但眼睛明明的,不好睡觉。思前想后,看看别人,想想自己。人生一世草生一秋,心里发出一阵阵的感触。

  也就是刚刚过了十几分钟的样子,就觉得有人开后门!脚步声很清楚,一直走到我母亲的床边。我母亲一见,呆在床上,不知所措:她分明看见是潘姐来了!她一时语塞,心头疑窦丛生——一个气息奄奄的人,咋来到我的床前了呢?眼睛看错了?没有啊!可是她的耳中分明听见了对方的话:“老妹!我走了……”然后竟不顾我母亲的反应,转身就往屋外房后走去。因为我妈的头靠在行李卷上仰着,此时已经偏向外门,竟分明地看见潘女士的后背和双腿,甚至脚下的鞋子,也看得真真的,丝毫不是所说的影子!连离去时,走路的“嚓嚓”声,关门的“吱扭”声也听得一清二楚。

  我妈在床上足足怔了几分钟!她尽管年纪大,也免不了一阵惊慌失措。过了一会,她终于想明白了,自言自语地说:“这是归天了。老姐老妹的,亲自来道个别。”想到这儿,鼻子一酸,老泪就留下来。

  正在悲伤地自言自语呢!看见有人来,急忙擦了把眼泪,她就说:“咱快去看看吧!你老姨一定是走了……”

  她们到梅家一看,院里正乱哄哄一片;都说老太太在十几分钟前归天了!

  ……

  这件事,我母亲在世时念叨多年,甚觉怪异,以后也没有什么事情发生,甚至那位告别的潘姐连个梦也没有托一场来。

  你看,关系密切的人多好啊,连死后的灵魂也不忘告别一声。也希望你和我建立友谊,我也会及时地向你道别的;不过,你千万别害怕啊。

  精彩的恐怖故事篇二

  夜深了。玉兔带着狡黠的狞笑,在混茫茫的夜空逗留着,脚步蹒跚,像期待着什么,故意延迟黎明的脚步。星星,东一个西一个,明一个暗一个,鬼祟的躲藏着,面目阴沉可怕!往日那温馨的夜晚,往日温馨的梦,都被恐怖所笼罩!

  这几天,夏帅像一个杀了人东躲西藏的歹徒,面对恐怖的长夜,夜不能寐,胆颤魂飞。同歹徒不同的是,歹徒不能躲过警察的追击,但可以在漫长的黑夜里逍遥;而他,却战栗在家里的午夜,无法逃脱怪物女口唇无情地对他硬邦邦的吻……

  家里的一切都是怪异的!半夜三更,任何光亮,都会幻化成森利利的影子,来向他索吻,示爱;向他哭诉、纠缠!几天来,他惊魂不定,形容枯槁,面如死灰!

  午夜,终于又在惊恐中来临了!

  他的屋子里先是突然发出不明原因的混茫茫的死光,静静地,像一团雾;接着在在一阵莫名的声响中,窗外就会撞进小小的脑袋来!脑袋的顶端却有一个圆圆的洞,丝丝地冒出几缕白气,脖子很长,细细的,身子圆圆的,坚硬如石。接着就完整地站在他的面前,瑶瑶身形,俨然是一个妖娆的怪物美女,只是脖子长些,真让他怀疑是长颈鹿变成的。

  他惊恐地喊一声,舌头像被什么东西挤压在了嘴里,不给自己做主,没喊出声音来;想挣扎几下,身体有像有千斤重的东西压迫着,动弹不得。

  接着,他听见一个女人的声音,低低的声音,音乐感十足,对他说:“郎君,你慌什么?我俩的情缘未了,我今天又来了,只求郎君一吻!顺便讨回属于我的东西。”

  说着,长长的脖子伸过去,圆圆的大口,直奔夏帅的嘴唇。吓得夏帅急忙向后却步,拼命回避,很可惜,被女人逼得走投无路,进退无门;只有心惊肉跳的份儿,怎能回避得了呢?又听见女人那磁性好听的声音对她说:“那天,你不是吻过我吗?……你忘啦?现在我要吻你一次,只求还我我腹内不再空虚,还回完整的我,找回我的自尊,也满足你的需要。”

  这个女人的吻,夏帅领教过,其硬邦邦的“温柔”实在不敢恭维!那硬邦邦的嘴唇,凉凉的,几乎把细长的脖子都伸进他的喉咙里,还要把他肚子里的东西吸进她的肚子里去!不但感不到浪漫,感不到温柔,而且有窒息的感觉,简直像索命!

  他终于挣扎着哭诉道:“……你的吻让我痛苦极了,你为什么样这样对我?”

  “嘻嘻,悲哀呀,悲哀呀!还是先让你享受一回“爱”的滋味吧!”怪物女,再一次扳过他的脑袋,把坚硬的嘴巴伸过去迫不及待!

  夏帅绝望地闭上了眼睛,任眼里的泪流出来,就像案板上待斩的小鸡,心里想,就认倒霉吧!

  不过怪物女人,却放松了他,阴冷冷地说道:“咱们都是世界上的一员,我实话告诉你,让你死个明白!你知道么?那天你的爱人发现你有了小情人,生气回娘家以后,你发泄似的打开酒瓶,一口口喝空了我的身体,我以为你应该感谢我,谁知你回手把我甩向楼下,让我顿时粉身碎骨?我明白,我和你爱人的命运是一样的:当我装满酒的时候,你小心翼翼地呵护我,一点一点吸饮我,赏玩我!——当时我还觉得你爱着我的一切,感觉你口唇是那样的温暖,仿佛是你的心!可是,当你喝空我的身体以后,就把我当成了臭垃圾,抛向楼下,毫不留情!明白吗?我就是要你还我的青春,还我的完美,还我的灵魂!而要实现这一切,只有吸出你肚子里的东西,重新装满我的身体……”

  这一番话,说的夏帅目瞪口呆!

  怪物女说完,伸手重新扳过夏帅的头,把圆圆的头颅和小小的口狠狠地伸向他的嘴。但是,夏帅很顽强地抵抗着,他想拼命;但怎能做得到呢?他耳边听见很多嘈杂的声音,仿佛一齐对他喊道:“没良心的东西,该!”

  反抗是无意义的!垂死挣扎,狗急跳墙吧!他紧紧地闭上嘴,咬紧牙!但是,怪物女的力量太大了,她的头“咔嚓”一声闷响,撞掉了夏帅的门牙,口里的血汩汩流出;怪物女“咯咯”笑着,然后连脖子一起钻进他的喉管。夏帅顿时嘴里钻心地痛,喉咙里像硬生生塞进一段木头,无法呼吸,心跳加速,脑袋轰鸣,连后悔都来不及了!他失去了知觉。她“咕嘟咕嘟”地吸吮一会,肚子就圆圆地鼓了起来,嘴巴滴着鲜血,但她心里非常的痛快和满足。

  怪物女擦了擦嘴巴的血迹,离开了;夏帅的屋子恢复了往日的平静。

  后半夜,玉兔的微笑还在,但不见了原来的的阴森和狡黠,多了几分明净和清丽。

  夏帅的爱人回家的时候,看见夏帅的面目惊恐而狰狞,满口是乌黑的血凝,牙床不整,舌头粗粗的圆圆的长长的,在口外伸着,像一条又粗又硬的木棒!后悔不迭,哭得一团糟。也报了案,警察来后也是一阵忙活!看看门窗无损,仔细勘验,既不像自杀也不像他杀,尸检也无任何发现。谁也无法知道夏帅的死因,只好不了了之。

  是啊!谁能想得到夏帅摔碎在楼下一个小小的酒瓶,竟会发生这么蹊跷的鬼怪事呢?

  精彩的恐怖故事篇三

  这是解放前在冀东一带盛传的一个真实的鬼故事

  河东下庄村的王大给河西的一个财主家做长工。王大每天去给东家干活都要过这条河,那时,这道河水流湍急,河面宽广,河面有摆渡的船,每天两岸的人就是靠这类渡船往来穿梭。

  那时候,穷人给富人做长工有点不成文的规矩:工钱一年结一次,结账的日子一般都是在年底腊月。转眼又到了腊月,这天一大早,天还没亮,王大就穿着一件四处漏风的破棉袄,带着一顶狗皮帽子出门去跟东家讨工钱。王大知道,到东家那里的路程可不近,光靠着两条腿来回得走上一整天呢!不早点可不成。王大媳妇要他带上俩窝头,王大摆摆手,头都没回就缓缓消失在蒙蒙晨雾中。他知道,主人平时对他不错,到了财主家,财主东家自然会留他吃饭。酒足饭饱之后,结清了工钱,已经是快日落西山了。王大知道冬天日短,天黑的早,自然没敢再耽搁下去。把几吊工钱往破棉袄里一塞,跟东家道个别,就急急的往家赶。

  冬天冷风呼呼的吹着,王大低着头紧缩脖子,闷声不响地朝前赶路。天早已黑了下来,王大加快了脚步,渐渐的听到了水流声,心知是河岸的渡口快到了,奇怪的是,往常这里都是人声鼎沸的,今天却听不到一点动静。王大有些担心,一路小跑赶到了渡口,果不其然,别说渡船,连个人影都看不见。王大一想,这准是到了年根儿,天寒地冻的,没事谁也不愿再出门,都在家猫儿冬呢,渡船生意少准是早早收船回家了!眼睁睁地看着这河没法过,王大唉声叹气,急得直搓手。有心回雇主家住上一晚,可盘算了一下路程,怕是即使回去,人家也都睡下了。想来想去,只有绕到上游,从那里的水面浮桥过河了。他想,只要加大脚劲,超近路,估计后半夜也就能赶到家了!

  拿定了主意,王大继续闷着头儿又上了路。一路伴着风吹枯草的呼呼声,终于到了浮桥,此时月亮已挂在树梢儿,借着黯淡的月光,隐约看见桥头边有一个白花花的东西在那一动一动的。王大心头一紧,四下打量着,见周围空荡荡的,看不出有什么异常。老年间的神鬼传说很多,人们都迷信,这王大也不例外,他在琢磨着,别是碰见了不该看见的啥脏东西吧? 他越是这样想就越胆寒,有心调头往回走,可眼看过了河走不多久就能到家了,在耽搁怕就到后半夜了,回去天也亮了,再加之这大冬天的寒风嗖嗖,这一夜非冻僵了不可。

  于是心里一横,硬着头皮往前缓缓走了过去,大约离那东西有二十来米远时,突然听到传来悲凄凄的哭声,仔细一听还是女的。王大顿时慌了手脚,心想这肯定是走了霉运,撞见了女鬼!也许是惶恐过度,他居然吓的瘫软下来,趴在地上大气都不敢出!很显然,那女鬼也发现了王大,竟转头过来,一言不发,双方就这么僵持了好一会。终于那女鬼颤颤巍巍地问道:“你是谁…谁…谁呀?是谁在.....谁在那里?”

  王大一听, 赶情儿这女鬼比我还害怕呢,立刻胆大了些,正眼望去,发现那女鬼一瘸一拐地朝他走了过来。女鬼见王大趴在地上,身上还不停的哆哆嗦嗦,嘻嘻地笑出声来,说:“大哥,你这是咋了?比我这女人家还胆小,是不是拿我当鬼了吧?” 王大闻言,小心翼翼的打量了起来,见那女鬼身穿碎蓝花小棉袄,头戴灰布麻巾,手里挎着沾满了泥土的包裹。心想,这哪是什么女鬼,分明就是谁家的小媳妇嘛!

  王大起身拍了拍土,问道:“大妹子,你是哪庄的?大半夜的在这干啥呢?”那女人听完居然委屈的哭了起来,哽咽着答道:“我是上庄村的,本来想年前回趟娘家,渡口没船了,绕了老远的道走到这里,想顺着这桥过河,可是这浮桥难走的很,还没走两步就把脚扭伤了。我在这快呆了2多时辰了,也不见一人来过,大哥你来了可好了,求求你帮帮忙把我带过河去……”

  王大听到这儿,打断她说:“妹子,我这儿也是回家,刚才见了你以为女鬼呢!吓死我了。我是下庄村的,跟你们上庄村是邻村,没事!我直接把你背过去就行了。咱俩还有个伴!”这女人一听王大要背她过河,顿时臊得满脸通红,好在天黑看不见。无奈脚上有伤,也没别的办法。只得咬着嘴唇,轻轻点头“嗯”了一声。王大见状,二话没说,背起那女人就走。

  河面上的浮桥是由一串圆木用绳子捆绑而成的,两端固定的在河岸上,整个桥身漂浮在水面,这样无论是涨潮还是落潮,都可以在上面行人。只是人走上桥后,这桥身来回摆动着很不好走。要说王大正值年轻力壮,干惯了粗活,放在平时背着这个百十多斤的大活人过河自然还是轻轻松松的。怎奈此时正值冬夜,月色矇眬,视线模糊,那浮桥圆木湿滑不说,还结了层冰,自然着实难走,更为要命的是王大背着这么个年轻的小媳妇,自已的后背上透过女人柔软的身躯,传来了温热的体温,难免让人心生杂念。王大自然也是心慌意乱,他一个不留神,脚没落稳,身子便失去了平衡。王大顿时一身冷汗,眼看就要掉进河里,他使劲一扭身,象扔麻袋似的把女人抛到了河岸上。而王大则“哗啦'一声不可避免的掉进了水里.

  也多亏是快到了岸边水浅,刚刚没过腿肚子,王大一激灵就迅速的爬上了岸。再看那被抛到岸上的小媳妇脸都吓白了。她见王大浑身湿漉漉的爬了上来,呼的出了一口长气,急切的问道:大哥,大哥你没事吧?王大冻的一个劲儿地乱蹦,哆哆嗦嗦的回答:“没…没…没事,就是水太凉了,你没被摔坏吧?嗯,没事就好。只怪我刚才没走稳!” “怎么能怪你呢?都是我不好,拖累了你!”女人呜呜地哭了起来。“唉!妹子,你也别哭了,咱们还是快点赶路吧!眼看就到半夜了。”

  就这样,两人互相搀扶着缓缓远离了河边。一路上,俩人虽然走的慢了一点,但是因为相互间有个伴,还能够有个说话聊天的。也就没觉得有多大寂寞。这时,女人的脚是越来越疼了,终于坚持不住,俩人在一片树林前停下了脚步。王大说:“妹子,好好歇会吧。”小媳妇说:“大哥,你还是别管我了。你先回家吧。我自己慢慢的走。” “那怎么能行,你的脚扭的可不轻呢!把你一个妇道人家仍在这荒郊野外的,万一碰见狼咋办!还是我来背你吧!不怕慢,就怕站嘛!”女人感动的眼含着泪花,趴在了王大的背上。“妹子,我看我们还是走小路吧,穿过这片树林,能少走你大段路呢!” “嗯,大哥你看着走吧。只是辛苦大哥了。”

  说话间,王大几步便迈进了树林。这是一片普普通通的树林子,面积不太大。偶尔也会有人抄个近路经过,王大心里也没什么顾及。不多时就走到了林子的中心,这时候,王大隐约间看见前面不远处,有个小火球,冒着淡蓝色的光,在空中飞来飞去,一会出现一会消失的,很是诡异。王大心里有点纳闷,便问背上的女人:“妹子,你看前面那是啥东西呀?”那女人侧目向前一看,突然大叫道:“大哥,快跑!” 王大一楞,他不明白这女人为什么变得这么激动,扭头望了女人一眼。顿时觉得一阵眼花,晕了过去。也不知多久,王大醒了过来,见这天还是黑的。小媳妇在急切地摇晃着他: “大哥你醒了?没事吧?” “刚才咋回事?我咋就突然晕倒了?” “没事的,大哥。刚才我以为是狼,才叫你跑的,没想到把你吓晕了。咱们还是继续赶路吧!”那女人急切的说。王大虽然有一肚子疑问,可是见自己也没掉块皮,没少块肉的,就没在继续追问。

  归心似箭,终于背着女人走出了树林。许久,前方能朦朦胧胧的看见了村子的轮廓。王大擦了擦满头的汗,对女人说:“妹子,前面就是上庄村了,我送你回家,你给我指着道” “嗯,一路辛苦你了,大哥!” 说话间到了村口。

  说也奇怪,王大自打从林子一走出来,便觉得后背上的这个女人变得越来越沉,越来越重,开始他咬着牙硬挺着还能支持,后来压的他腿打颤,腰发软,大冬天的,额头上滚下了一颗又一颗的汗珠。最后他实在坚持不住了,忍不住回头

鬼故事栏目精选

  • 鬼故事
  • 成语故事
  • 爱情故事

鬼故事最新推荐

其他人正在看

鬼故事短篇大全精选
鬼故事短篇大全精选
你会写鬼故事短篇大全精选吗?网络鬼故事...
鬼故事短篇惊悚
鬼故事短篇惊悚
今天智睿学习网跟大家分享了鬼故事短篇惊...
鬼故事短篇阅读
鬼故事短篇阅读
你会写鬼故事短篇阅读吗?在如今日益千篇...
短篇悬疑校园鬼故事
短篇悬疑校园鬼故事
短篇悬疑校园鬼故事由智睿学习网发布,主...
广播电台鬼故事文字素材
广播电台鬼故事文字素材
广播电台鬼故事文字素材由智睿学习网发布...
首页 | 作文 | 生活 | 短句 | 范文 | 应用文 | 故事 | 考试 | 文学 | 帮助

Copyright © 2008-2017 智睿学习网 版权所有 琼ICP备14000502号-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