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作文 生活 短句 范文 应用文 故事 考试 文学 帮助

鬼故事

相关栏目:

您现在的位置:首页 > 故事 > 鬼故事

鬼故事成人版

作者:绿萝青青 人气:574 时间:2017-07-19

  【导语】鬼故事又称为恐怖故事,恐怖小说,鬼怪故事,是以(推理、穿越、血腥、架空、恐怖、刺激)等风格模式构成的虚幻故事,也是一种与灵异事件有关的故事。本文精选了关于智睿鬼故事的相关文章,欢迎大家分享转载!

  鬼故事是唐前志怪小说中极为兴盛且成就较高的一类,但在古小说整体研究不够完善的大背景下,其研究一定程度上遭到了忽视,下面这些是小编为大家推荐的几篇鬼故事成人版。

  鬼故事成人版1:嗜肉

  好饿啊……好想吃些什么……什么都好,只要能填饱肚子……

  有什么在嘴边?温暖的,柔软的,似乎……

  疼!为什么,不可以吗?好想吃……再试试看吧……

  ……嗯……还是有些疼,不过,只要不是一口咬下去,只要能忍住慢慢的吃,就不那么疼了,应该可以吃下去……

  嗯……再近些,对,就是这样……牙齿张开,慢一点,再慢一点……含上去,一点一点的……啃噬……蚕食……

  有点麻麻痒痒的触觉,温润而且潮湿的是什么?丝滑而又……鲜美……

  有一点……铜锈般……是……血腥气?

  哦,对的,是肉啊,鲜美的肉,如同六分半熟的小牛排,细腻的肥美中夹杂一丝血气,于是更加滑嫩,鲜美多汁……

  这肉,似乎更多层次,先前一点点噬咬的,也许仅仅是表面的一层?如此细致的纹理,如果深入,岂非更多惊喜?

  不,疼痛,不要妨碍我!不要打扰我的进食!

  啊,是更多的,更多温热滑润的血……快,快滋润我的口腔我的喉咙我的身体我的灵魂!天!这是神赐的美味吧!何其有幸,饥饿的我被赐予如此美味!如干涸的鱼遇见雨水,皴裂的土破冰融化……

  哦,那层次分明的嫩肉!只要轻轻交错牙齿,就可以剥下一层细肉,就连咀嚼都会破坏这种进食的快感,只用那舌头敏感的尖端细细品味……

  舌尖滑过肉体,上面不明显的条状凹凸沟壑……难以置信,这等鲜活似艺术品的印痕,竟是我的杰作!

  如此美好的触觉!这样极品的享受,竟然仅属于我一个人!真是……太棒了……

  一丝一丝的剥离,舔舐,吞咽……那种白白胖胖的虫子,也是这样进食的吧?原来世间最顶级的美食大师竟是它们,而时至今日我才悟得进食真谛!

  蚕食!蚕食!蚕食万岁!

  不,那种贱物也只有啃些树叶苟活,哪比得我这般享受这般美妙!

  我才是世间最顶级的美食大师!

  温润多汁,细腻柔滑,仅是舌尖舔舐都已是不得了的快感,若是大口……不,那种下等人的吃法又怎得此物精妙之处?粗俗鲁莽而不得法,完全破坏了它的美感……

  嗯……好吃……

  美味的……肉啊……

  到底……是什么肉呢?

  ……嗯……好满足……

  嗯……呼……似乎是做了个梦呢,梦中大快朵颐一餐美味,直吃得好饱,满足得不愿醒来……

  不过,到底吃了什么肉呢?那种感觉,简直像高00潮一般……

  不对!

  我,我的手!我的胳膊!身体……怎么了!怎么会……

  这是什么?这是怎么回事!

  啊————!!

  我的脸!!!我的脸!!!我的脸!

  鬼故事成人版2:致命微博

  当程旭看清被害者的脸,惊恐地退后好几步,浑身抖得像筛糠,怎么会是她?为什么会是她!

  被害者是一名年轻的女子,前胸一共被刺五刀,尸体下面有大量暗红色血迹,已经干涸。左右脸颊分别有两道深一公分的划痕,皮肉外翻,骨头依稀可见。

  刑警队长董林还是第一次见到程旭失态的样子,这名年轻的法医自两年前进入刑侦大队技术中队,一直给人冷静稳重的印象,即使是面对腐尸、碎尸也不曾变色,过硬的技术和严密的逻辑推理能力更是在侦破疑难案件中起到关键作用。

  他的反应如此不寻常,只可能有一个理由,董林问道:“程法医,你认识被害者?”

  “她是我的前女友魏雪倩。”

  魏雪倩是程旭读大学时交往的女朋友,26岁,证券投资公司高级白领,两人于半年前分手。

  遇到这种事,他的心情肯定好不了,董林建议将这件案子交由其他法医负责,但程旭坚持要亲手替魏雪倩做解剖。

  尸体解剖结果显示:致命伤在左胸,死亡时间应为夜间十点至凌晨一点之间。凶手应该是从背后将她抱住,挥动右手连刺四刀,最后从正面刺中她的心脏。

  程旭总结说:“凶手应该不是惯犯,手法很生疏。但他对警方的侦破手段很熟悉,除了死者身上的伤痕,没有留下指纹等线索。”

  魏雪倩挎包里的现金和手机,以及身上的珠宝饰品等均未遗失,可以排除图财害命的可能。衣物完好,也没有被施暴的迹象,凶手到底为何杀她,脸上那四道深刻的划痕又代表着什么?是仇恨,还是模仿作案?

  二、争执

  程旭望着微博里魏雪倩巧笑嫣然的照片发愣。半年前,她站在他面前,说她不能再忍受,要分手。他虽然心痛,但还是放手让她离开。

  点开魏雪倩昨天写的博客,她说她终于成功了,“他”和女朋友分手了。博客里的她笑得很恣意,全然忘记昨天是她和程旭相恋四周年的纪念日。没想到她会在这种特殊的日子被害。

  太阳穴突突地跳动,头疼得厉害,程旭喝了几口热茶,却都酝酿成眼泪流了下来。

  曾经深爱过的人,转眼变成他手中检验的尸体,他发誓要找出线索,将凶手绳之以法。

  太阳穴猛地一跳,大脑快要爆裂一般,程旭疼得趴在电脑前直喘粗气,一只手拍了拍他的肩膀,他勉力爬起,原来是海德。

  海德递给他一瓶药,不悦地说道:“怎么又忘记吃药?”

  程旭吞下两片药片,问海德昨晚去了哪里。海德半年前搬来与他同住,因为工作的原因,十天半月不归家是家常便饭,程旭工作繁忙也没时间管他,可巧每次头疼得厉害他便回来了。

  海德没有回答,扫了一眼电脑屏幕,在他对面大大咧咧坐下,说道:“你怎么还没忘记那个女人?不记得她当初怎么伤害你的了?”

  程旭垂着头半晌,消沉地说道:“她……死了。”

  海德兴奋地扬了扬眉:“她终于死了?这是好事!那种女人,早死早超生!”

  海德讨厌魏雪倩,老是骂她诅咒她也就算了,如今人都死了他还说这种风凉话,实在可气。程旭胸中窜起一股怒火,猛然挥拳打到他脸上。

  海德眼中怒火燃烧,像一只发狂的野兽。

  程旭以为依他火爆的脾气,定会给他一顿好揍,没想到他铁青着脸一拳砸到墙上,摔门走了。

  “海德!”

  程旭看着自己的拳头,有些后悔,半年前,刚和魏雪倩分手,他烂醉如泥地躺在街头,要不是海德照顾他,开导他,他已经醉死在垃圾桶也说不定。而头疼的毛病,也是那时候留下的。

  三、怀疑

  第二天上班之前,程旭经过海德的房间,房间门大开,里面却没人,估计他又出差了。

  程旭搜肠刮肚地从记忆里和法医的数据库中查询死者脸上被划伤的案例,近十年,本市总共发生两起。一起是妻子不满丈夫有外遇,盛怒之下冲到情妇家中,用匕首将她刺死,并且划花整张脸;另一起是一名大学女生,嫉妒朋友与自己暗恋已久的男生谈恋爱,买通混混将朋友绑架毁容,她的朋友趁绑匪不注意想逃跑,被绑匪失手杀害。

  程旭脑中电光一闪,迅速登陆微博,点开萧忆的微博。

  他仔细阅读,终于在五月十四号也就是案发前一天的博文里看到这样一句话:“我一直当她是我大学时最好的朋友,没想到她居然背叛我,我恨!!!!!”

  通过屏幕,他能清晰感受到“恨”字后面五个血红惊叹号传达的恨意和怒气。

  程旭记得魏雪倩曾在微博里提起过“他”的女朋友怀疑他们的关系,难道雪倩真的介入萧忆与林盛羽的感情,萧忆一时气愤将她杀害?

  他们四人是大学同学,当年魏雪倩一直暗恋林盛羽,而林盛羽却喜欢与魏雪倩同一宿舍的萧忆,林盛羽和萧忆确定恋爱关系以后,魏雪倩也在他们二人的撮合下和林盛羽的哥们儿程旭谈起了恋爱。她从来没有爱过他,她爱的一直是林盛羽,这是魏雪倩在分手的时候说的话。

  程旭吞了两片药片,闭上双眼,揉着猛烈跳动的太阳穴。

  “程法医,你的右手怎么了?”董林到技术科,想问程旭一些关于魏雪倩的事,注意到他的右手绑着纱布,不由好奇。

  程旭连忙关闭微博,回答道:“没事,不小心擦伤了。”

  董林不再多问,简单说明来意。

  程旭明白,从理论上讲,他这个被甩的前男友也有怀恨在心,作案的嫌疑,所以对董林的提问仔细而耐心地回答。但是他隐瞒了对萧忆的怀疑,他想亲自找出真相,以告慰魏雪倩在天之灵。

  四、线索断了

  程旭约萧忆在咖啡馆见面,两人聊起魏雪倩,气氛显得很沉重。

  萧忆突然哽咽起来:“我好后悔,我不该诅咒她的。”当时是她太生气,所以才失去理智诅咒她死,没想到她真的死了!

  “是因为她和盛羽的事吗?”

  萧忆莫名其妙:“关盛羽什么事?”

  程旭脱口而出:“那你为何杀她?”

  看到萧忆错愕的表情,程旭懊恼不已,作为法医,在毫无证据的情况下问出这样的话,他的冷静和沉着哪里去了?

  萧忆被说成杀人凶手,很是气愤:“你胡说什么?我怎么可能杀她?”

  程旭忍了很久,终究压下满腔疑问,尽量平和地问道:“那你说说,五月十五号的晚上你在哪里?”

  “你又不是警察,我凭什么告诉你?”萧忆恼怒不已,抓起挎包就要走人。

  程旭抓住她,“既然没做过,为何不敢告诉我?”

  “我偏不说,你能拿我怎样?”

  他加重力道,面色变得很可怕:“不说清楚,别想走。”

  萧忆挣扎:“你疯了,快放开我!”

  店里的人看到他们争执,注意力全部落在他们身上,连服务生都走过来提醒,程旭恢复理智,松开萧忆的手,萧忆瞪了他一眼,转身走了。

  出了咖啡馆,程旭一直跟在萧忆身后,见她站在路边打了一个电话,然后进入商场闲逛,大概半小时以后,一辆黑色小轿车来接她,她和替她开车门的英俊男人动作亲昵,透过车窗,程旭清楚地看到男人吻了她一下。

  程旭的脸瞬间苍白,那个男人并不是林盛羽。

  他打电话给林盛羽,貌似无意地询问起他和萧忆的近况,林盛羽沉默了片刻:“我们两天前分手了。”

  “为什么?”

  “还能有什么理由?她嫌弃我挣钱少!前天晚上我亲眼撞见她和公司老板搂搂抱抱……”

  林盛羽还说了什么,程旭一句也没听进去,原来雪倩遇害的那天萧忆在和她的老板约会,难怪她不愿说出口。既然她没有作案时间,那谁又是凶手?

  记忆中萧忆和林盛羽是多么相配的一对儿,羡煞校园里多少人,居然也因为那些可笑的理由分手了。程旭的头又开始隐隐作疼。

  萧忆死了,死在郊区一处豪宅里,是和魏雪倩同样的死法,右胸中了四刀,左胸一刀,脸颊上有四道很深的划痕。

  五、凶手突显

  两起案件,作案的手段和尸体的死状完全一样,无疑出自一人之手,这引起局领导高度重视,董林肩上的压力也很大。他又一次跑到技术科找程旭,一是为了验尸结果,二是调查他与萧忆的关系,有目击者称曾在案发前日看见他与被害者在咖啡馆发生争执。

  程旭将当日发生的事详细讲述,同时将萧忆和魏雪倩微博里的内容,以及自己的怀疑也和盘托出。

  董林和几位同事仔细研究了两位被害者的微博,加上其他调查资料,最后缩小了侦查范围,认为情杀或报复的可能性很大,决定从被害者认识的人着手,林盛羽、程旭自然也被列为嫌疑人。

  刑警队对锁定目标迅速展开调查,程旭也因此暂停当前的工作,将整理的资料交由其他法医负责。他决定回家之前去一趟诊所,近日头疼病频发,医生开的药已经吃完了,他顺手将空药瓶扔到垃圾桶便出了门。

  两天过去了,案件还是没有突破性进展。程旭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登陆微博写下一天的工作和感悟,这是他两年来一直保持的习惯,不管多忙总要抽出时间更新微博。

  他无意间发现一篇题为“纠结”的博文,是一个女孩子烦恼到底要不要和谈了三年的男朋友分手,因为她的家人嫌弃男友没出息,一边逼她分手,一边替她张罗相亲,最近有一个很优秀的相亲对象追她,她就开始动摇了。

  “这种见异思迁的女人,都该死!”

  冷不丁听到充满恨意的话,程旭吓了一跳,回头一看,海德阴沉着脸站在他身后。

  “你没有出差?”

  海德不搭话,一把将他拉开,自己坐到电脑面前,聚精会神地浏览文章,还不停地用笔在纸上写着什么。

  程旭扫了一眼,发现是一些地名或者人名,不由好奇地问他在做什么。

  海德头也不回地回道:“找出那个女人!”

  “你找她做什么?”

  “因为她该死!”他的声音冷酷,严肃,根本不像是开玩笑。

  他放下鼠标,不知从哪里掏出一把匕首,盯着程旭狰狞地笑,充血的双眼残忍而恐怖,像是来自地狱的恶魔。

  程旭脑子轰隆一声,犹如爆发的火山,炙热的岩浆灼烧着他的神经,一幕幕回忆扑面而来,海德对魏雪倩的厌恶,咒骂,每次谈及她时恨不得她死的凶狠表情。

  程旭猛然了悟,后退几步,痛苦地说道:“雪倩和萧忆都是你杀的?”

  “一个耍尽心机玩弄他人的感情,一个贪慕虚荣见异思迁,她们都该死!”

  “你疯了!”

  望着面前疯狂嗜血的海德,文弱的程旭突然爆发出强大的力量,将他扑倒在地,顺手摸到一条绳子将他捆绑在椅子上。就在他想打电话给董林的时候,他双眼一黑,头疼得晕了过去。

  六、谁是真凶

  程旭是在床上醒来的,他跑到书房,地上只有一根断绳,早已没有海德的踪影。

  他连忙寻找海德昨晚做记录的那张纸,纸上记着好几个地名,其中“天文馆”三个字下面被重重地划了一笔,他匆匆打开电脑,找到那篇名叫“纠结”的博文,博文里说追博主的相亲对象约她上午十点在天文馆见面。

  海德一定是去找她了,那名女子有危险!

  程旭一边往天文馆赶,一边给董林打电话,说和他同住的海德就是两桩命案的凶手,让他赶紧带人赶去天文馆。

  恰逢周二,天文馆里人并不多,程旭刚出电梯便看到海德手持匕首向一名趴在栏杆上的女子走去,仅有两米之遥。

  程旭一边提醒女子小心,一边跑上前想拦住海德,女子却突然转过身,严肃地说道:“恭候多时了!”

  程旭认识她,她是刑警队的女刑警。

  董林带着一群警察从四面涌出,将他们团团围住,董林站在人群中间,说道:“把刀放下!”

  海德脸上毫无惧色,他紧紧握着刀,凶狠地盯着董林,随时准备扑上去。

  程旭忍不住出口劝解:“海德,把刀放下,不要再执迷不悟了!”

  “该把刀放下的是你,程法医!”董林紧盯着程旭,一字一顿说道。

  七、真相

  程旭错愕不已,猛地低头,发现手中居然握着一把匕首,一阵刺骨的寒冷从脚底升至头顶,他慌乱地环顾四周,哪里还有海德的影子,忙叫着他的名字寻找他。

  董林同情地望着他:“你是解离性同一性障碍患者,换句话说,就是多重人格。海德活在你的心里,他并不是真实存在的。五月十六号的晚上,你的邻居听到从你房间传来争吵声,赶来查看,正好撞见你右手滴着血往外走,嘴里还叫着“海德”,屋里却没有其他人。楼下的保安也说,曾经看到你一个人喃喃自语,好像在和谁聊天。”

  “因为魏雪倩一直爱着林盛羽,在你向她求婚之际,提出分手,你的心理遭受重大打击,几度陷入昏迷状态,在最落魄最需要人安慰的时候,你在自己心中制造出海德。他会受与你相同或类似的感情经历的触动而犯罪。”。

  匕首砰然落地,程旭不敢置信地望着自己的双手:“不可能,你胡说,我不会上当!”

  “魏雪倩撞到萧忆与其他男人约会,一直对林盛羽有意的她便将这件事告诉给林盛羽,希望他们两人就此分裂让她有机可趁。她将这件事写在微博里,不曾想刺激到你,你便化身海德,在她加班回家的路上将她杀害。她脸上的四道划痕,应该是代表你们四年的感情。萧忆因魏雪倩告密而恼羞成怒,在微博里发泄情绪时被你留意到,进而发现她背叛林盛羽的事情,引起你内心对女人的愤恨,便以同样的手法将她杀害。”

  “萧忆的死,引起了我们的怀疑,通过调查,我发现你有头疼的毛病,经常服用镇静药剂。”董林举起一个药瓶摇晃,说道:“这是被你丢弃在垃圾桶里的药瓶,我们由此查出你在一家心理诊所做心理治疗,医生说,你每次受到刺激,或者被伤害,就会头疼,而存在于你心里的海德也会出现。所以我们故意写了一篇博文,吸引你的注意。”

  “不,海德他明明存在!”程旭疯狂叫喊,突然拾起匕首,朝董林扑来,旁边的刑警很快将他制服。

  看着被队友押着的程旭,董林叹息道:“程法医,你破了很多案子,也帮了很多人,这次请你好好地赎罪,治好自己吧!”

  每个人心里都住着一个魔鬼,小心,不要让他冲出人性的牢笼。

  鬼故事成人版3:黑猫之瞳

  “你听说过吗?黑猫的瞳孔中能映射出另一个世界的倒影?”

  “是吗?你见过?”

  “见过的人好像都不在这个世界了。”

  “呵呵,你又知道了?”

  李婕略有无奈又不以为然的看着自己的好朋友史小雨,哎,这家伙明明一起长大的,怎么就不知道她从哪里听来这么多奇奇怪怪的传说。

  史小雨也很无奈,李婕怎么就不懂呢,偏偏李婕家也养着一只黑猫,为了以防万一还是事先提醒下她好。

  “不说黑猫了,最近你有没有觉得晚上特别冷,再过三天快七月半了,晚上还是少出门的好,要不你干脆来我家睡吧。”

  “知道了,知道了,每天晚上下自习以后就直接回家,别出门是吧,好的,好的。”

  李婕从多年的相处经验里面已经总结出一套规律,但凡史小雨说的就随口应下,谁也别想说服谁不然又得白白浪费一番唇舌。而且现在是自习时间,说太多被老师看到就惨了。

  第一夜自习课下以后,李婕和史小雨告别后就径直回家了。

  她家住的是街边一楼,不仅不偏僻而且还很近,家门口总有各种车辆在街上行驶,还有很多同学会路过她家。

  不说自己胆大,这就是胆小的遇到什么也总能第一时间跑回家吧,李婕回到家后很无语的想道。

  “喵,喵!”小黑猫看到主人回来,马上开始在她脚边蹭蹭。

  李婕也开心的把它一把抱起来:“还是你乖!”

  但是她却没有看到小黑猫在看向窗外的时候,眼里倒影着的车辆无端出现了红黑色,形状各种扭曲。

  第二夜麻烦的自习课,终于结束了,李婕在回家的路上看到已经有人开始烧纸钱,而且人脸上的神色都是严肃的,还伴有一阵阴风挂过,寒气逼骨。纵然李婕胆大,也觉得气氛有点森肃,让她加快了回家的步伐。

  到了家中小黑猫依旧欢脱的跑上前来,开始蹭蹭。

  “来,抱抱!”

  小黑猫显得有点迫不急的跳上主人身上,却不同往日的蹭,只是将主人当做瞭望台一般开始盯着窗外。昨天倒印在小黑猫眼里的红黑色扭曲车辆,今天透过小黑猫的眼睛已经静止在李婕家门口,好像有些暗红色的影子开始从车上下来朝着李婕家走来。

  李婕这晚睡的很早,半夜好像听到了自家门和窗户发出了什么声音,却又困的不行,起不来,手脚都动不了。

  李婕继续挣扎着,手脚被束缚的感觉却更加明显了,怎么办!

  “爸爸妈妈救我!”她突然喊了出来,身体在获得控制权的同时猛然坐起。

  梦魇吗?睡梦中手腕和脚上的钳制感却又那么明显。

  第三夜……

  “今天就是七月半了!好害怕啊,今天我不管谁敲门都不会开门的。”史小雨又继续对着李婕唠叨。

  “瞧你这胆小的样子,又没有做什么亏心事,害怕啥呢?”李婕虽然昨晚心有余悸,但是还是一如既往的坚持无神论。

  史小雨好像突然被问住了,为避免尴尬换了个问题:“对了,伯父和伯母还没有回来吗?”

  “他们两个啊,好像还在外地建什么立交桥呢,都不管我,哎!”李婕谈起父母也很是无奈,但是昨晚那种无助的感觉又让自己特别希望父母能回来。

  “记得晚上别开门,谁叫也别开啊!你真的不考虑晚上来我家住吗?”史小雨一脸正色的拉着李婕问。

  “不来了,我爸妈好像最近要回来,我要在家等。你就别一个劲的吓我了!”李婕看着这个神叨叨的同学正色道。

  史小雨动了动嘴,也不知道说什么了。

  下了晚自习,虽然回家只有十多分钟的路程,但是街边都是烧纸的人,大家都不苟言笑的在烧纸,时不时还能看到有人落泪,李婕的心理觉得有点压抑。临近家门口的地方还能看到路边有别人供奉的食物,路灯虽然依旧明亮,但是李婕却无端的觉得四周比往日黑,好像那层黑只是一块黑布将看不到的东西都遮挡住了,她急忙加快了回家的脚步。

  等到了门口,开锁的手颤抖的不成样子,在开锁的过程中,她注意到门上有一些奇怪的印子,像是被什么东西刮过而且有点暗红色。可能是小狗或者是其他什么动物抓的吧?李婕也不想深究,等爸妈回来再说吧。

  终于回到家中了,小黑猫今夜好像有点兴奋,直接一路顺着李婕的衣裤爬上去,迫不及待的顺着窗口向外看,透过它的眼睛可以看到,外面暗红色车子和影子已经全部聚集在门口了,一个个身影占据了整个窗口,印得小黑猫的眼睛已经变成血红色,甚至有手指已经在窗子上留下血红色的划痕。但是这一切都是李婕不知道的,她只当小黑猫是被外面的动静吓坏了。

  半夜,李婕被敲门声惊醒,就这样没来由的觉得那是父母回来了,在叫她开门。

  她迷迷糊糊的起床,开了门,然后一阵冷风吹过她彻底清醒了,小黑猫顺着开着的门逃一般的跑向了树林中,她叫道:“小黑回来,快回来!”

  小黑猫闻言回了一下头,黑暗中,李婕只看到小黑猫的两只眼睛忽闪闪的放出红光。

  “啊……!”李婕吓得大叫起来,恍惚间也看到周围街边蹲了很多人,好像在吃着什么。

  她不敢想也不敢猜了,史小雨的声音开始浮现在她脑海中:“不要出门!!”

  “没错,我要赶紧回去!”李婕虽然全身都已经在颤抖了,脚软的连站着都费劲,但是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我要回去。

  她艰难的朝着家门跑去,却不管怎么跑,近在眼前的家门却怎么跑都跑不到。

  “李婕!”

  她好像又听到了父母在叫她的声音,闻言回头,却看到周围的人都站起来,好像万圣节的装扮一样,身上都是暗红色,一些人肢体不全,一些人肚子里好像掉了什么出来,一直拖着满地都是。

  “救命!救命!”

  是梦吧?喊出来就好了,喊出来就醒了,没事了!

  可惜,事与愿违,她的处境没有任何改善,围着她的人却越来越多。

  第四天清晨,史小雨看着自己的手机新闻,某市立交桥坍塌导致上百人丧生事件,已经查明是由于桥梁设计师贪污,减小了承重支柱的面积导致的。

  而下面的本地新闻有一小篇幅的报道:“昨晚本市A街区XX号发生一起恶性杀人事件,场面血腥,现在警方已经开始调查,请广大市民知情者积极提供线索。”

  她胃里一阵翻滚,眼里泪水不住的大滴大滴落下,一再劝了,最后还是这样,毕竟是上百人的怨恨,史小雨叹息着想。

  

上一篇:鬼故事打包精选

下一篇:鬼故事超吓人

鬼故事栏目精选

  • 鬼故事
  • 成语故事
  • 爱情故事

鬼故事最新推荐

其他人正在看

故事会里的鬼故事
故事会里的鬼故事
鬼故事:在中国传统的鬼故事中,我们发现...
关于鬼故事的书中的故事
关于鬼故事的书中的故事
鬼故事:在现在科技文明发达的今天,鬼故...
鬼故事超短篇
鬼故事超短篇
鬼故事:在中国传统的鬼故事中,我们发现...
每日暴走恐怖故事
每日暴走恐怖故事
鬼故事:在中国传统的鬼故事中,我们发现...
每晚精选的恐怖故事文字版
每晚精选的恐怖故事文字版
智睿学习网发布了每晚精选的恐怖故事文字...
首页 | 作文 | 生活 | 短句 | 范文 | 应用文 | 故事 | 考试 | 文学 | 帮助

Copyright © 2008-2017 智睿学习网 版权所有 琼ICP备14000502号-19